重圆(二十一)

感谢金主 泛泛之辈、唉嘿~ 打赏~(*  ̄3)(ε ̄ *)

大家为琰琰的前途操碎了心啊hhh,你们都忘了他已经是面馆小老板了吗?有车有房有蓝盆友,生活很富裕呢~

***************************************

  梅长苏的确不太赞同萧景琰去当所谓“最普通最前线的兵”。因为那简而言之就是义务兵。他当然比任何人都理解萧景琰的军营梦,但他们现在都是普通人家的普通孩子,总要考虑现实问题。

  他自己上辈子最后在梅岭捐躯,大概是求仁得仁,对重回沙场倒没什么执念。因为一早想好要守着父母尽孝,所以压根也没怎么关注兵役制度之类的东西。但平时从电视报纸上,还有道听途说里多少了解一些,感觉这并不是大多数城市孩子会选择的路。偶然听到谁谁家孩子去当兵了,原因多半都是“实在读不进去书”“淘气得出圈了送进军队让人家好好管管”之类。

  现如今的社会对学历要求越来越高,兵役服完只有高中学历的话,找工作就很不容易。能找到的多数是些技术含量低的体力劳动,相应的收入和福利待遇也低,且通常都不太稳定,不是长久的安身立命之道。

  萧景琰自己大概也清楚这些,清楚他将来的工作和收入都会直接影响到他的父母,所以才会说“我知道你们都不同意”,所以并没有一意孤行地坚持。他脾气虽然执拗,却从不是任性恣睢给别人添麻烦的人。哪怕是在前世,他或者称不上顾全大局面面俱到,但每次一意孤行都是为了心中的大义和信念,而不是个人的喜好憎恶。

  梅长苏想到这节,不由自主地心疼起来。

  他没再多说什么,却自己抽时间去了省图书馆查看往年高考的招生信息和国家现行的征兵制度。那时没有网络,查阅资料是一件十分耗时耗力的事情,且不一定能查到自己需要的信息。他查了两天,大概了解到各大陆军学院的情况,发觉军事院校比他想象的难考多了。首先分数要达到一本,甚至比一本高出不少,其次招收人数极少,其中两所近五年根本没在他们所在的省份招生。总之看上去竞争相当激烈。不过想想也是,军校学费全免,一应生活物资统一发放,据说还有津贴,毕业还肯定有工作……这么好的待遇,看完他都动心了,想必是真正的千军万马过独木桥,以萧景琰现在的成绩,还真不一定能考上。

  当然离高考还有一年,再努力加把劲未必不能,可关键在于萧景琰自己不愿意。说什么要当“最普通的兵”,梅长苏想起来就油然生出一种“孩子大了搞不懂他在想什么”的感慨。

  义务兵服役期满后倒是有择优录用升为士官这一条。他百分之百的确信萧景琰如果去当兵,那肯定是最好最出类拔萃的。只不过士官也分等级,除了一级军士长都不是终身服役。士官如何晋升等级,他没找着具体的文件,但想也知道不会太容易——军功从来都是战场上以命博来,可现在是和平年代啊。

  他在这里也只是个普通高中生,资讯途径太有限,在图书馆思前想后为萧景琰的未来提前操了一番心之后也没得出个自己觉得万全的结论,只好对自己说高考还早,静观其变吧——说不定萧景琰这段时间只是青春期躁动,过一阵儿又改主意了呢?

  这件事暂时搁下,梅长苏也没再和萧景琰谈及。日子照常一天天过去,转眼到了十二月。十二月底第一次摸底测试,一月底期末考,本来就繁重的课业再次繁重出了新高度。他们每天必须抓紧一切可利用的时间,才能勉强在夜里11点前结束战斗,从而保证能在12点前上床睡觉。

  这天梅长苏在萧景琰家写完作业复习完功课已经超过11点,两人从房里出来,林静和萧选正并排坐在沙发上看电视,怕影响他们学习,声音关得极小。

  他准备告辞回家,林静抬头看了一眼窗外:“哎呀,下雪啦,这么大风,小苏别来回跑了,就在这睡吧。反正你书包在这——有没有什么非得回家拿的?”

  萧选接口:“有也明早再去拿吧。要不叔去帮你拿。你俩赶紧的,喝碗汤睡觉。”

  “不用了静姨、叔,我……”梅长苏想推辞。他小时候是没少在萧景琰家过夜,但上高中后就不经常了,毕竟两个一米八的大小伙子挤在一张床上实在有点逼仄,身都翻不利索。

  “什么不用了,听静姨的,”林静不由分说地站起来按着他肩膀把他按进了沙发里,“一会儿着凉感冒就麻烦了,你们现在可是关键时刻。” 说着就朝厨房走,“我炖了你最喜欢的莲藕排骨汤,喝一碗再睡。景琰,去给小苏拿新牙刷和新毛巾出来。”

  萧景琰答应着去开柜子,萧选已经抓起座机拨通了梅长苏家的电话。

  梅长苏盛情难却,何况也确实有点舍不得离开暖和的室内,于是也就不再客气,窝在沙发里看感觉已经好久没看过的电视。

  电视里在演一个古装剧,最近似乎挺火的。萧选打完电话拿起遥控把音量调大,银屏里穿着龙袍的皇帝坐在宽大御案后,对着一本奏折正蹙眉沉思。

  “雍正王朝?”自己母亲也在看这剧,梅长苏有时出房间喝水上厕所瞥到过几眼。

  “啊,”萧选点点头,随即咂嘴感叹,“这皇帝当得太累了,前朝后宫一大堆破事儿。所以你说当皇帝有个什么意思?”

  梅长苏默然。这话从萧选嘴里说出来,不知道算不算一种讽刺。不过大概前世的他最终也后悔了吧?

  林静端着两碗汤从厨房出来:“皇帝三宫六院,娶那么多老婆,怎么会没意思?你们男人肯定个个都觉得有意思得很呢。”

  “嗐,孩子面前,你这说哪儿去了。”

  萧景琰笑着接过母亲手里的汤:“妈你放心,我爸肯定觉得没意思。他就觉得你一个人有意思。”

  “去!有你什么事儿?”林静顺手拿垫碗的抹布抽了儿子一下。萧选在一旁嘿嘿地笑:“还是我儿子懂我。”

  梅长苏捧着温暖到烫手的碗,在这一片和乐融融中默默看着荧幕里的宫廷与朝堂。正被演绎的这个朝代和大梁差别太大,连龙袍都长得不一样了,所以他没什么感觉,只是在想要是他的大梁存在于这个世界的历史,会不会也被千年后的人编出各种故事搬上电视。

  会找谁来演萧景琰呢?大概也会是个富态的中年大叔,大概在老百姓的心里这样才像皇帝……他想象着萧景琰中年发福的样子,在心里暗暗好笑。

       萧景琰捧着碗坐到他旁边一起看电视,看了一会儿撇嘴评论:“我爸说得没错啊——这皇帝整天累死累活,身边连个能说真话的人都没有,跟坐牢似的,有什么意思?”

  梅长苏心里一动,扭头看他。

  前世自己死后,他做了皇帝,是不是也整天累死累活?身边没一个可以说真话的人,却走一步动一下都有人跟着,像坐牢一样?

  梅长苏眼前突然出现萧景琰——确切的说是前世的萧景琰,三十多岁的那个靖王殿下,换上了龙袍,坐上了龙椅,脸上却仍然没有半点笑容的模样。

  他忍不住闭了闭眼睛。心想哪有这么夸张,他身边还有众多跟他一路生死打拼过来的下属,还有众多贤臣,有静姨,有蒙大哥,有他的皇后和妃子们,总有能和他交上几句肺腑之言的。做皇帝自然辛苦,但倘若国泰民安,一切顺顺当当的,也不至于这么不开心吧。

  但他又实在深知高处不胜寒的道理,深知帝王心术,御下之道。坐上了那个位子,恐怕就已经注定不能和谁赤诚相待,就连后宫也要讲制衡,静姨百年之后,他有了愤懑或为难之事,能和谁去分说呢?

  也不知当年的太子妃柳氏做了皇后之后,是否贤良依旧?帝后感情和不和睦?

  他一时想得入了神,萧景琰连叫他两声都没听到,直到被他用膝盖撞了一下才回神。

  “这电视剧有这么好看吗?你都看呆了。”萧景琰诧异地从他手里拿过已经空了的碗,和自己的摞在一起送进厨房。

  梅长苏呆呆看着他的背影。他虽然没看到跟前世有关的任何历史,但他非常肯定萧景琰绝不会是那种会变着法给自己找乐子的皇帝。自律有时就意味着自苦,萧景琰在那个位子上,纵然不至于郁郁寡欢,恐怕也开心不到哪里去吧。

  他又想起自己所怀疑的“前世”种种对这个世界的影响。如果说萧选对妻儿格外好是因为想要补偿,自己舍不得离开父母是因为缺憾,那萧景琰从小到大一直对读书学习兴趣缺缺,莫非是当皇帝整天看奏折文书看伤了?

  也是啊……假设前世的萧景琰能活到八十岁——好吧,八十可能不太现实——活到七十岁,那就是做了将近四十年的皇帝,看了将近四十年的折子。每年除了告庙祭祖、春秋二猎,想必连迈出宫门都难。就算还有机会御驾亲征,想来也只能坐镇中军,被人重重护卫在后,不可能让他去冲锋陷阵了。

  难怪这辈子不想上大学,只想去当兵呢……

  

  直到洗漱好被赶去睡觉,梅长苏都仍然没能从方才的思绪中抽离出来。林静给两人铺好了两个被窝筒,看着有点挤,但在这寒冷的天气里也显得格外暖和。钻进被窝并排躺下后萧景琰拧灭台灯,打了个哈欠:“你好久没在我家过夜了,不会认床吧?”

  梅长苏没出声,过了一会儿才轻声说:“景琰,你想当兵的事,跟静姨他们说过吗?”

  “没有,”萧景琰愣了一下,“怎么?”

  “我觉得,”梅长苏慢慢的说,“你可以试试跟他们说。他们不一定会反对……”

  “我要是非去不可,他们再怎么反对也会同意的。”萧景琰说完察觉这是个病句,“我的意思是……”

  “我知道你的意思,”梅长苏打断他,“我也知道你为什么不想和他们说。不过我想……人一辈子难得有几件真心想做的事,要不趁年轻时去做,将来怕就没机会了。”

  “我不希望你将来后悔。”梅长苏看着天花板上被窗外透进来的昏暗路灯光晕染出的一小片模糊的桔黄,“你不用担心将来工作和收入的问题,我去图书馆查过,义务兵可以转士官,出路还是不错的。”

  他把自己查到的资讯跟萧景琰分享了一下,删繁就简,把当兵的前途说得一片光明。

  萧景琰还不到十八岁,还不该为生计操心。将来……将来再说吧,萧景琰一个有手有脚的大男人,头脑聪明又不懒惰,难不成还能饿死。

  何况还有自己在呢。自己这辈子也没什么宏图大志,一门心思地就为着身边这几个人,要是连他们的生活都不能保障,那不是白活两辈子了么?

  自然这些话他是不会说出来的。

  萧景琰几乎是一瞬间就兴奋起来:“真的?你都去查过啦?那……”

  “嘘,”梅长苏说,“静姨要进来骂人了。”萧景琰乖乖闭嘴,微光中看得到他瞪得溜圆的双眼,和其中洋溢的高兴。

  “总之你抽个时间跟静姨他们说说看吧。你要是解释不清楚,我可以帮你跟他们说,去省图复印些资料回来——毕竟是大事,要让他们放心才好。”

  “嗯!”萧景琰重重地应声。

  “睡吧。”梅长苏闭上眼睛。过了一会儿感觉萧景琰隔着被子踢了他一下,“小苏,谢啦。”

  “你跟我说什么谢?”梅长苏闭着眼笑了笑,“快睡吧,都十二点了。”

  **********************************

二十一章了还没开始谈恋爱,这么慢热简直不是我的风格啊……

不过快了!至少琰琰快开窍了,真的,信我!

评论(76)

热度(28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