琴师(三十)

我都说了不可能虐的,竟然有人不信,真是令我伤心。

完结倒计时2.

下更完结章可能要爆字数,我要多预计些时间,暂定周四~

******************************

梅长苏一行走着走着,忽然听到前面人群喧嚷,夹着一个女子的尖叫声——“杀人啦!救命啊!救命!”

  几人脚步同时一顿,蒙挚将妻子轻轻推到身前,自己错后一步,飞流也不知从哪个地方冒了出来,和蒙挚一前一后,不动声色的将其余人护在中间。

  萧景琰对列战英轻轻一扬下巴:“去看看。”后者躬身领命,分开人群挤了过去。

  前头街道正当间,一个女子半跪在地抱着一个男子正在边哭边喊,更远一些的地方有个人影在踉跄狂奔,受了惊吓的行人一时还没围拢,所以列战英很容易就一眼看清了那男子的面容。

  “云亭!!”

  后头几人听见这一嗓子,再顾不得谨慎小心,一齐奔了过来,正看到列战英一把将那受伤的人从那女子怀中抢过来,抖着声音又唤了声“云亭?”

  几人也看清了受伤的人正是沈云亭,胸口赫然插着一柄尖刀,伤口旁湮开了海碗大的一滩血迹,不禁相顾失色。

  沈云亭倒没昏过去,只是生平第一次被人捅刀,大受惊吓,再加上伤口疼痛,一低头瞧见一大片血色,整个人都懵了。腿软得站不住,不由自主地往下出溜,同样被吓得魂飞魄散的芸娘扶不住他,反被他拖得坐下了。

  他又惊慌又茫然地想:“我这是要死了吗?”忽然被人挪动,触痛伤口,不禁“呃”地一声痛呼,紧接着就看到列战英的脸。一时分不清是真是幻,还以为是临死前出现幻觉,于是十分伤感地呆呆凝视他,心想:再过一会儿就再看不到他了……不知他在灯会等不到我,会不会担心?知道我死了之后,又会不会伤心?”

  列战英看到那插在左胸的尖刀,再看他神情呆滞双眼无神的模样,只觉浑身血液逆流,手脚一阵阵发冷。他在战场上无数次见过袍泽受伤,他自己也受过无数次的伤,却从来没有这么惊惶害怕过。

  “云亭?云亭没事的,没事,不怕……”他嘴上这么念叨着,也不知是在叫谁不怕,但却连拔出凶器查看下伤口的勇气都没有。

  这时其余几人都已抢到近前,蒙挚先运指如飞,点了沈云亭胸口几处大穴止血。梅长苏低头查看沈云亭的伤,沉吟片刻,瞥了与沈云亭四目相对显已物我两忘的列战英一眼,退开一步长叹一声。

  列战英立刻向他看来:“先生,他、他没事吧?”

  “先救人要紧,”梅长苏蹙眉不答,满面凝重地唤过飞流,在他手中塞了些银两,说道,“去找最近的药铺医馆,务必请个大夫过来。客气些。”

  飞流点点头,足尖一顿,倏地从正围拢过来的人群头顶上掠过,在阵阵惊呼声中请大夫去了。

  列战英一颗心直沉下去,战战兢兢又喊了声“先生?”

  梅长苏避开他的目光,面露不忍之色,低声道:“伤在心口,怕是……总之你、你问问他还有什么没完成的要紧事吧。”

  列战英脸色变得惨白,眼圈却开始泛红。梅长苏在他心目中一向不所不知无所不能,他既如此说了,那沈云亭恐怕是真的……

  他呆呆转回视线去看怀里的沈云亭,心疼得仿佛马上就要裂开,神智昏乱中压根没注意到蒙挚诧异地看向梅长苏,刚说了个“不”字就被后者杀鸡抹脖似的一个眼神给止了回去,无奈地摇头不语了。

  萧景琰站在梅长苏侧后一步,没留意梅长苏和蒙挚的眼神交流。梅长苏既查看了伤口,说情形不乐观,他自然也不疑有他,只看着列战英心下怃然——他几乎是立刻就肯定了,这傻小子对沈云亭其实早已情根深种,可惜他尚不自知,几个时辰前还在苦恼纠结什么“兄弟情义”。

  沈云亭这时自然已经发觉眼前一切不是幻觉,列战英是真的赶来了,自己真的靠在他怀里。而凤王殿下说……自己是真的要死了。

  他不禁有些难过,自己才刚刚过了一年好日子,还没看到葛磐他们长大成人,离开义学一展抱负。年前叫他们温的书写的字,也不知他们听话照做没有?但迎着列战英凝视的目光,又有些欣慰——临死前能见他最后一面,能死在他怀里,也足以瞑目了。

  “列大哥,”沈云亭一开口,胸口伤处便有些痛,于是声音也比平时轻了许多,“别难过……”

  列战英用力咬牙:“嗯,不难过。你撑着点,大夫马上就来了。”

  沈云亭微微摇头:“生死有命,我、总算堂堂正正地活过了,也就够了……”

  列战英粗声道:“胡说!什么就够了!你才多大,还有多少事没做?你还没成亲,你还没……”他哽了一下,已经快要压不住声线,“你还没告诉大哥你的心上人是谁,怎么能就此、就此……”

  沈云亭苍白的脸上泛起红云,一只手按在列战英手臂上,用力攥住了他的袖子,将“余生”的勇气都聚集起来说出两个字:

  “是你”。

  可刚说完他就后悔了。他想自己马上就要死了,何必还说出来扰乱列战英心神呢?列战英对他有意,知道了不过徒增伤心;列战英若是对他没那个意思,也不过让他为难甚至内疚。

  于是又急急解释:“我没别的意思!我没想你对我、对我……真的,你不用往心里去,就当我、我临死前说胡话……”

  列战英的眼泪终于掉了下来:“傻子、你这个傻子……我怎么能不往心里去?我对你……我对你、也是一样的啊!”

  沈云亭愣住,只有在最深的梦境里才敢肖想的情景成真,但这一刻他竟是后悔多过高兴——他若是不那么胆怯懦弱,早些说出自己的心意就好了。那样的话,即使他今天仍躲不过一死,至少两人也能享这一年两情相悦的快活。

  可现在……自己要累得他伤心了。

  他抬起手,擦掉列战英脸上的泪痕,说道:“对不住,我该早些告诉你的。”顿了顿勉力扯出个笑容,“我走之后,你别立刻忘了我,可也别伤心太久。就到明年今日,行吗?将来、将来会有比我更好的人,和你在一起,你记得带他到我坟前,让我看看……”说到这他又摇头,“还是不必了,我怕我会小气难过。”

  列战英攥住他的手,巨大的悲痛和后悔仿佛浪潮将他淹没,他明明已经猜出沈云亭的心思,却为什么要婆婆妈妈地犹豫不决?他若能果决一些,勇敢一些,哪怕只早一天回应沈云亭,今天沈云亭就根本不会独自前往灯会,也就不会发生这种事。

  归根到底,是自己害了他。

  “不会有……不会有比你好的人了,不会……”列战英缓缓摇头,“我才该说对不住,我……”后面的话再也难以为继,他深深低下头去,将脸埋在沈云亭颈边。

  这个时候才来对他山盟海誓,才告诉他自己这辈子非他不可又有什么用呢?

  可笑他刚刚还在纠结,没有历经生死的情爱算不算真心,能不能持久,此刻他却只想重重抽自己几个耳光——他现在愿付出一切,来换和沈云亭一起平平淡淡度过余生,可是……还有机会么?

  “云亭,你别死,别死好吗?”他走投无路,只好去对沈云亭提这不可理喻的要求,“我们还有好多事没一起做过……我还想听你弹琴,我还想教你骑马……你别死……”

  

  萧景琰不忍猝听的别开了脸。至爱之人即将在自己怀里逝去的痛楚没谁比他了解得更深刻。而比天人永隔更惨痛的,大概就是死别在即,两人心中却充满了悔痛和遗憾——要是早些互明心意就好了,要是早些珍惜那些相伴共对的时光就好了,要是一切可以重来,让人能将犯过的错都抹去,就好了。

  他忍不住伸出手去,找到了梅长苏的手紧紧握住。

  梅长苏感到他手心中满是冷汗,诧异地回眸看来,正对上蒙挚用力瞪过来的一眼。

  原来蒙夫人已被这一幕弄得肝肠寸断,将脸藏在夫君肩膀上默默垂泪,蒙挚只得一边拍着夫人的背以示安慰,一边用眼神质问那不知在搞什么鬼的家伙。

  梅长苏摸摸鼻子,也觉得事情有些超乎他的想象,看列战英和沈云亭伤心欲绝成那样,实在有些过意不去。咳嗽一声正想说几句话往回圆一圆,人群外忽又传来骚动——

  原来是飞流带着大夫回来了。

  飞流不耐烦从此刻已经里三层外三层的围观人群中挤进来,干脆拎着大夫又从人头顶上“飞”了过来。

  大夫是个胖胖的中年人,肥肥白白的圆脸蛋平日看来想必是一团和气的,这时却已惊得面无人色,双手紧紧抱着一个药箱,落地后飞流一松手,他就顺势软着腿跪了下来,口中颤声直呼:“好汉饶命!好汉饶命!”

  梅长苏连忙过去扶起,温言道:“大夫对不住,舍弟救人心切,让您受惊了。”

  飞流在旁小声嘀咕:“说了、‘请、劳驾’的!”

  那大夫见梅长苏温文尔雅,看着确实不像歹人,惊魂稍定,哆哆嗦嗦地四下打量。梅长苏稍稍侧身,说道:“容小可稍后告罪。伤者在这,请您赶紧看一看。”

  大夫坐馆多年,其实也见过不少急得风风火火的病人家属,一瞥眼也见躺在地上那位公子胸口插了把刀,旁边一滩血,还有个公子抱着他在哭,果然是人命关天,便也理解了带自己“飞”过来那俊俏小哥的急切。看梅长苏又这么客气有礼,大度道:“关心则乱,在下省得。”说着几步跨到沈云亭身旁,开始给他检查伤口。

  列战英见大夫来了,抱着一线希望将胳膊伸长了些,方便大夫查看,红透的双眼紧盯着大夫的胖脸,生怕从他口中听到“节哀顺变”的话。

  沈云亭却仍一瞬不瞬的盯着他,连眼角都没瞥大夫一下。

  大夫动作十分麻利,从药箱中取出剪刀,连剪带撕地弄开伤口旁的衣物,眯着眼仔细看了看,说道:“不妨事,不妨事,皮肉伤。”

  列战英瞪大双眼:“什……”

  大夫已接着道:“你抱紧他啊。”又对沈云亭道:“可能会有点疼,公子忍一忍。”说着干脆利落地一伸手,将刀拔了出来。

  少量的血随着涌出,大夫取过药箱中专用来消毒的烧酒,朝伤口上一浇,沈云亭痛哼一声,大夫另一只手已立即拿棉纱将伤口旁稀释的血水擦拭干净,又拿出瓶药粉倒在伤口上,又用一团棉纱盖住。最后取出一条绷带,对列战英道:“你托着他些。”

  列战英呆呆照做,大夫将沈云亭衣服一层层解开,探手进去,对他说声“胳膊抬一抬”,绷带三下五除二在他胸前牢牢缠了几圈,末了还极细心地替他将衣襟拉拢,拍拍手道:“好啦。”

  他这一套动作简直堪称行云流水,跟那胖胖的身形毫不相符,围观众人啧啧称赞,连梅长苏都夸了句“庖丁解牛,亦不过如此”。

  胖大夫脸带矜持的微笑,先向发出赞叹声的路人点头致意,才对兀自呆若木鸡的列战英道:“天冷,替他盖件衣服,赶紧回府休息吧。”

  列战英茫然道:“大夫……这就完了?他的伤、就……?”

  大夫善解人意地拍拍他肩膀,又重复了一次:“不妨事啦,皮肉伤而已。公子想是不常见血,被吓着了吧?”

  “……”战功赫赫曾于沙场上斩敌无数的云麾将军不知所措地看着大夫,一时说不出话来。

  沈云亭也很不知所措,讷讷道:“……怎么会?我还以为……以为……”

  大夫只道是伤者不放心自己伤势,耐心地解释道:“你看啊,这是屠户用来剔肉的小刀,刀刃不长,行凶的人想必也不是江湖高手,手上力道虚浮——甚至扎到肉上就歪了,锋刃是有点斜着进去的。再加上公子的冬衣厚实,所以只刺破皮肉,没伤及脏腑。血止得也及时,保准公子过几天就能活蹦乱跳了,不必担心。”他说着十分感叹的摇头,“不过怎么会当街被人杀伤,公子要赶紧报官才是。”

  沈云亭呆呆地听着,却半个字都没听进耳朵,反而后知后觉地意识到列战英的双臂兀自半扶半抱的托着他,也意识到自己刚才“交代遗言”时说了多少丢人的话……

  现在装晕还来得及吗?

******老衲要吐槽********************************** 

上一章以为是战鹰中刀的评论,让我对自己的表达能力产生了前所未有的怀疑(嚎哭

港真啊,就算我真没表达清楚,你们想想,列将军会让个杀猪的醉汉捅到吗?如果真的这样了,我觉得列将军没被捅死也会被琰帝训死的……他可能会选择被捅死吧?(不



评论(127)

热度(5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