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圆(二十三)

感谢金主 笑笑苏,小慈BB一路凯歌,Sakura0325,唉嘿~  的打赏~鞠躬再加么么哒!

****************************************

  “毕业旅行去哪,你想好了没有?”交完志愿表回家的路上,梅长苏问萧景琰,“是跟李智他们去北海,还是跟唐明德他们爬华山?”

  “你想去?”萧景琰看他一眼:“一拨都七八个人,你不嫌烦?”

  梅长苏一愣,随即有些尴尬地摸摸下巴:“这么……明显啊?”

  “很明显,”萧景琰点头,“李智来说的时候你那个表情。”

  梅长苏无言以对。

  他是不怎么想去这个所谓的“毕业旅行”,因为一方面觉得跟一群青春期的少男少女玩不到一起,另一方面不想去做他们的临时监护人——毕竟作为一个内在的成年人,假如一同去了,他就总觉得有义务照顾和监督他们——不要玩得太过火,不要做危险的事,男女同学亲热也最好有限度……

  但毕业旅行据说是孩子们成长过程中的美好经历和重要回忆,他不希望萧景琰缺失了这一环——他们分离在即,萧景琰嘴上没说什么,但最近特别黏他,毕业旅行他如果不去萧景琰多半也就不肯去了。

  所以他想了想还是决定牺牲小我。无非就是一趟略微聒噪的旅途,也不是不能忍。

  没料到萧景琰居然看出了他的不情愿。梅长苏一时有点小小的内疚,正想说“我可以不嫌烦,我们一起去吧”,萧景琰已经接着说:“老实说我也觉得烦,那么多人,几对谈恋爱的。”

  “……也是啊,”梅长苏想起班上那几对小情侣,平时在老师家长眼皮子底下都见缝插针的腻味,出去旅游还不知道要怎么放飞自我呢,“那我们暑假就在家呆着?”

  “我俩自己去玩吧,”萧景琰语速比平时快,好像有点紧张似的,“就我们两个。你有想去的地方吗?”

  梅长苏想了想觉得这个提议很好。旅行他也是喜欢的,只是不喜欢跟一群小鬼同去而已。况且他跟萧景琰上辈子这个年纪时就一直谋划着要一起出游一次——改名换姓,掩去天潢贵胄的身份,撇开随时跟着的亲卫随从下人,像两个平民百姓家的少年郎一样离开金陵去游山玩水,当然还要顺便行侠仗义。

  可惜未能成行。

  现在虽然萧景琰不记得前世两人那些傻乎乎的计划和“宏图大志”,但在他看来也算夙愿得尝了,这么一想竟还有点小激动。

  “想去的地方多了,”梅长苏的语气不自禁的轻快起来,“咱们回去好好计划一下。”

  “好!”萧景琰的脸迅速被一个笑容占满。分离的时间越临近,他发现自己越舍不得梅长苏。就算是一起旅行,他内心也隐隐地不希望梅长苏把注意力放在他以外的任何人身上。所以才提出两个人去旅行,但说出口又有点莫名的忐忑——别的同学都是三五成群,就连谈恋爱的都要跟着大部队以掩人耳目,他们两个单独行动算怎么回事?梅长苏要是回他一句“单我们两个有什么好玩的”怎么办?

  没想到梅长苏答应的这么干脆。

  他满心高兴,根本不愿去想自己这份舍不得有多少不同寻常。“快点快点”地催促着梅长苏,在盛夏的艳阳下把自行车蹬得像要起飞。

  

  旅行的目的地最后定在云南D城。D城是个历史悠久的古城,不但依山傍水自然风光极好,还有独特古朴的人文风情。而且气候温和,以冬暖夏凉著称,正适合七月去避暑。

  两家家长对他们的出游计划都表示赞同和支持。先前隐约听说高考完孩子们要搞什么“毕业旅行”还有点担心,一听只有他俩就都放心了——两个大小伙子,没有女同学和乱七八糟特别调皮捣蛋的一起,小苏又向来稳重。

  萧选拍胸脯包了他们来回的机票。当时普通百姓的主要出行方式还是火车,飞机算是一种较为昂贵奢侈的交通工具,因此梅石楠两口子极力推辞反对——平时带孩子吃顿饭买件衣服也就罢了,来回机票几大千,这便宜怎么好占?

  就算实在心疼孩子们坐几天火车辛苦,机票钱也该各家出各家的才对。

  奈何萧选铁了心不肯让步,说到后来还有些生气,说梅石楠跟他太见外。梅石楠夫妇只好答应了,私下里把准备给儿子买机票的钱塞进了他行囊,叮嘱他出去后多抢着付账,“别再让景琰花钱了”。

  虽然到这个世界已经十多年,但梅长苏面对长辈们这么充满烟火气的争执和纠结还是会有些哭笑不得。“知道啦,我下飞机就收了他钱包,保证他一分钱都花不成。”他对母亲做个鬼脸,换来盖上后脑勺的一巴掌:“出去好好的,不许欺负景琰!”

 

  萧景琰和梅长苏都是第一次坐飞机,从到机场就觉得处处都很新奇。萧景琰和所有第一次坐飞机的人一样生怕误机,过了安检后就如临大敌地四处张望寻找登机口,然后拖着梅长苏一路狂奔。连带着梅长苏都紧张起来,跟着他呼哧带喘地跑到登机口,离登机还有半个多小时。两人找了空位坐下互望一眼,一起笑出了声。

  他们运气很好,飞机没有晚点延误。按时轰鸣着飞上云端,萧景琰全程把脸凑在舷窗边往外看。梅长苏虽然没那么激动,但也没舍得移开目光。

  飞上天空……这在他上辈子的认知里是只有鸟儿和神仙才能做的事啊。如今看着白云在脚底飘,万里河山缩小得像一张地图,一眼千里,感觉实在是奇妙至极。

  中途飞机飞过一片云层,千姿百态深浅不一的云连成浪涛滚滚的海,边沿处又透出金色的阳光,萧景琰忍不住一直拿胳膊拐梅长苏,小声嚷嚷:“小苏你看!那边!快看快看!”

  然后他大概是兴奋过头累着了,在飞机快要降落时反倒打起盹来。下降气流颠簸,机舱中甚至响起了呕吐的声音都没能吵醒他,嘴巴微张,靠着椅背睡得香甜。

  梅长苏看着他的睡颜摇头莞尔——到底还是个大孩子。

  机舱里开着空调,温度很低,他起身从背包里翻出件外套搭在萧景琰身上,轻轻叹了口气。

  但愿你一生都能如此,无忧无虑,从心所欲,顺遂平安。

  

  D城果然风光秀美,气候宜人。并且作为蜚声中外的成熟景区,一应配套设施都很成熟,客栈旅店多如牛毛。两人找到一间装饰的极具当地特色而价格适中的客栈住下,渡过了十分惬意愉快的几天。

  他们去爬了那座著名的山,两个年轻小伙儿脚步轻捷体力充沛,把地图上标出的景点都看了个遍才连跑带跳的下山。下山途中遭遇骤雨,淋湿的t恤牛仔裤贴在身上,被山间小风一吹,胳膊上寒毛纷纷起立。

  然后他们进了山道转弯处一家狭窄简陋只得一个土灶两张小木桌的小饭馆避雨顺便吃晚餐。热腾腾的海菜汤里加了许多胡椒,喝下去后浑身都暖和了。那道用搪瓷小盆盛着的酸辣鱼让两人都吃了三大碗饭,还有山里松枝熏的老腊肉。

  他们也去游了那著名的湖。

  在古城里漫无目的的逛,吃许多之前见所未见闻所未闻的当地小吃。

  甚至一时兴起,坐了两个多小时绿皮火车到D城附近刚刚开发不久尚未大火的一个古镇逛了逛。

  这个古镇是一支古老的少数民族世代聚居的地方,保留了许多古老的民俗传统。小镇里一股溪水缠绕而过,水清冽冰凉,据说是从不远处那座巍峨的雪山上流下来的。

  小镇的巷陌比D城的更狭窄,全部由青石板铺就,小巷两旁除了卖当地特产、旅游纪念品的小店,就是食肆酒馆和客栈。

  这里游人远没有D城多,路旁倒有许多猫猫狗狗。他们逛到小镇边沿时瞧见一间小客栈门口蹲了只十分漂亮神气的雪橇犬,忍不住驻足观看,萧景琰跃跃欲试的想上前摸两把。客栈老板是个不到三十岁的年轻人,看到门口有人就热情地迎了出来,听闻他俩不住店也毫不介意,操着带东北口音的普通话大声招呼:“进来坐坐,进来坐坐!我刚泡了茶,五年陈的生普,真正的古树茶!来一起喝点!”见两人迟疑,又立刻爽朗地大声补充:“放心,不要钱!”

  盛情难却,梅长苏对那个从门外看起来花木扶疏浓荫匝地十分雅致的小院也很感兴趣,于是道声谢拉着萧景琰进去,跟老板一起坐在院中树下的石桌旁。

  茶沏进白瓷杯里呈现介于胭脂红和棕红之间的颜色,呷一口涩然中樟香充盈口鼻,回甘悠长。

  梅长苏在这个世界还没正经喝过什么好茶,这时一杯落肚,通体舒泰,自然不吝夸赞,大大的恭维了茶和茶的主人一番。他是懂茶之人,夸得都在点子上,老板听得心花怒放,拉着他口沫横飞的讲了半个多小时茶经。

  萧景琰只抿了一口就默默放了杯子,扭头去逗狗玩,一边腹诽这闻起来像樟脑丸喝起来像樟脑丸泡水的茶到底哪里好了。跟大狗玩了一会儿一扭头,发现自己面前杯子里的茶不知何时变成了清水,心里一暖,忍不住侧目去看梅长苏。

  梅长苏被笼在高树的浓荫下,有一两个漏网的光斑停留在他发梢和肩上。他修长白皙的手指捏着白瓷杯子,嘴角微翘,唇上沾了一点茶,泛着湿漉漉的水光,比平时显得红润一些。

  萧景琰忽然不敢再看下去。

  

  梅长苏和老板喝茶闲聊,顺口问了问小镇附近还有什么好玩的地方。老板热烈地推荐他们去骑马,说当地的农家很多养马的,可以穿过一段茶马古道一直骑到拉市海边,很有意思。

  梅长苏没想到在这个汽车火车满地跑的世界还能骑上马,而且不是像小时候去公园那样被大人扶着慢慢溜一圈,顿时就动心了。萧景琰更是双手赞成。

  老板送佛送到西,拿出大哥大替他们叫来一个当地马场的农民,还替他们砍了价,又给农民大哥递烟:“在我这住店的,学生。一会儿别把人到处丢,还送到门口。”

  农民大哥满口“是啦是啦”,带着他们出古镇上了一辆停在路边的旧面包车,突突砰砰地在乡间土路上颠了几公里,就到了一个看上去规模挺大的马场。

  大哥带他们去挑马。

  “小伙子是第一次骑马不?第一次就挑这两匹,个头小,脾气好。”

  梅长苏笑了笑:“不是第一次。那两匹行吗?”

  他指着最里面围墙边上的两匹大马,一匹黑色一匹棕色,看着就比这马场里其他的马神气活现。

  “吔,小伙子会挑嘛,”大哥说,“这两匹是我们平时自己骑的,一般不给游客骑——都是大公马,不喜欢慢慢走,要跑的。”

  说着狐疑地打量两人:“你们不要逞强,出了事我们负不起责任。”

  “出不了事,我们真会骑。”梅长苏诚恳地说,“我们一定注意安全,听从指挥,绝不瞎跑。”

  “好嘛,”大哥又看了他们两眼,“反正你们大小伙子家的。”

  大哥去牵马的当口,萧景琰凑到梅长苏耳边:“你这牛吹的,我们什么时候骑过马了?小时候公园里那种不算吧。”

  梅长苏一怔。他也是见猎心喜,一时忘了萧景琰前世再怎么弓马娴熟,这辈子可没记忆。但他又不肯相信萧景琰会连这种主要供游客骑着玩的马都无法驾驭。

何况跟人家牵马大哥把话说得这么满,这会儿再改口未免太尴尬。

        “你怕?要不叫他给你换匹小的?”

  萧景琰哼了一声:“我怕摔着你。摔了可别哭啊。”

**********************************

手机更新,格式不对明天再调。

没错他们又去大理了,还有丽江嗯。因为作为一个贫穷的死宅我去过的地方太少,想来想去还是觉得大理丽江最适合谈恋爱搞暧昧了(围笑)

下章骑骑马喝喝酒,就要分离啦。

评论(58)

热度(3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