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圆(二十二)

感谢金主 boli,唉嘿~,小慈BB一路凯歌 打赏~三鞠躬致谢~

**********************************

  窗外,雪似乎下大了,深夜中仿佛能听到雪花落在窗台上的簌簌声。

  梅长苏说完话后没几分钟就鼻息沉沉地睡着了,往常脑袋一沾枕头就能打呼的萧景琰却老半天没能入睡,眼睛都闭酸了。他只好又睁开,瞪着天花板想自己可能是有点兴奋过头了。他本以为只能是自己异想天开的愿望,被梅长苏肯定了。不但肯定,还替他查了资料,找出了切实可行的依据。

  小苏对我真好。

  这个念头忽然无声无息的滑过脑海。萧景琰自己都愣了一下——梅长苏不是一直对他很好么?他对梅长苏也很好,兄弟之间就该是这样,天经地义得根本不值一提。

  但今天他觉得有点不一样。

  具体是什么不一样他也说不出来。他陪梅长苏去过省图书馆几次,所以现在他能精准的想象出梅长苏坐在阅览室里面前的桌子上堆着一摞报纸期刊资料的场景。

  这幅场景让他心脏莫名奇妙地抽了一下,有点像在梦里一脚踩空,又有点像投中一个三分球,滋味怪异,又慌张又欢喜。

  他轻轻翻了个身,看着平静熟睡的好友。

  在那一点点昏暗的微光中,梅长苏侧脸的轮廓仿佛一幅最完美的剪影画,鼻梁、眉峰、嘴唇……脸上的寒毛被那点橘色的光映着,看上去毛茸茸的让人心痒,让人忍不住想用指背去轻轻蹭一下。

  萧景琰觉得很奇怪,他们从小一起长大,他却似乎直到这一刻才真正注意到——原来小苏这么好看。

  就连鬓边那颗小小的黑痣都好看。

  他盯着那颗小痣看得入神,自己觉得一直醒着,可不知什么时候已经入了梦。

  梦里梅长苏坐在图书馆空旷的阅览室里,灯光明亮得刺眼,他的背影笼着一圈白光。

  “……我想选你……”

  “……尽可以用任何手段来考验我、试探我……我从来都没有想过要背叛……”

  “……景琰,别怕……”

  “景琰……”

  “景琰……萧景琰……”

  是谁在说话?

  纷乱的梦境中仿佛有重重白纱帐似的迷雾,他陷在其中挣扎,说话的人好像就在那些迷雾后面,只要掀开就能看到他。可他挥开一重还有一重,层层叠叠,没完没了。

  “萧景琰!”

  这一声太近太真切了。萧景琰一个激灵睁开眼睛,在梦境中的最后一瞬间他用尽全力两手一分,眼前的白纱像被狂风吹开的一样朝两旁卷起,露出后面那人的侧脸,根本来不及看清,只看到鬓角有一颗小痣。

  然后他就看到了穿戴整齐的梅长苏,站在他床前,一脸震惊:“你这是什么新毛病?怎么起床还带打人的?”

  “啊?”萧景琰揉揉脸坐起来,“睡迷糊了,做梦呢……打着你了?”

  “没有,幸好我闪得快。”梅长苏转身出房间,“我洗漱去,你快点,叫你起床都叫了5分钟。”

  做了一夜乱七八糟的梦,萧景琰觉得特别疲倦,没精打采地爬起来穿衣服。可等他洗完脸刷完牙再回忆时,发现已经不记得梦见了什么,唯一记得的是临要醒来时看到的那颗小痣。

  然后他才想起自己昨晚入睡前盯着梅长苏看了很久。

  半夜三更睡不着盯着自己兄弟看,看完还好像梦见他了……萧景琰忽然有点无法直视镜子里的自己。就像梅长苏刚问的——这是什么新毛病啊?

  

  周末萧景琰找了个父母都在家的时间,跟他们说了自己的志向。

  他也没想着先让父母坐下,营造一点要谈正事的氛围,也没做什么铺垫,就趁母亲在厨房做饭,父亲在旁边打下手的时候进去,开门见山的说了。

  林静愣了愣,慢慢把炖汤的火拧小,锅盖隙开一条缝,才转身过身来。萧选收拾小葱的动作也停了,两口子一起看着儿子,又互相看了看。

  萧景琰挠挠头,这才后知后觉地有点紧张:“那啥,我就是跟你们商量一下。小苏去图书馆查过,说当兵也挺有前途的。但你们要实在不同意……”

  林静叹了口气:“外面坐着说吧。”

  一家三口在饭桌边坐下,萧选手里还攥着葱。他“哎”了一声,想起来放回厨房去,但看看儿子又没动,最后把葱放在了桌上。

  “当兵啊?”他几乎是小心翼翼地说,“儿子,你想清楚了吗?当兵可辛苦得很啊。”

  “想清楚了。我不怕苦。”萧景琰笃定地回答。

  “考军校……不行吗?那也是当兵啊,以后出来还是指挥官。”萧选问。

  “我……其实也不是不行,”萧景琰对着父母始终说不出“我不想上大学”这种任性的话,迟疑了一下才说,“不过小苏查了说军校招生的名额特别少,录取线也高,我不一定能考得上。”

  他看了一直没说话的母亲一眼,低头搓着自己膝盖:“而且我、我就是想……”

  “想当兵就去吧。”林静忽然开口,“大学也不是非上不可。最重要的是你自己拿定主意,将来不后悔,我和你爸都没意见。”

  “妈……”萧景琰抬头看母亲,有点惊讶。

  “之前一直问你志愿,你总说随便,原来是为这个,”林静半带抱怨的叹了口气,伸手摸了摸他脑袋,“真是个傻小子。你以为我们一定不同意是吧?你马上就十八岁的大小伙子了,人生规划得自己做,人生的路得自己走——只要你不作奸犯科,我和你爸就都支持你。当兵挺好的,我们单位军属过年过节还发东西呢。”

  “哎,你妈说得对。”萧选本来想再补充两句,但发现已经没什么可补充的了,于是拍拍儿子的肩膀,捡起桌上的葱回了厨房。

  “没事儿了吧?”林静也站起身,“我火上还坐着汤呢。”

  萧景琰一个人坐在桌边愣了半天,有点回不过神来——这就完了?他还准备去省图复印小苏说的资料呢。

  “爸,你们不担心我退伍后找不着工作赚不着钱啊?”他没忍住冲着厨房喊了一句。

  萧选捏着一块刮到一半的姜探出头来:“找不着工作跟我做生意啊。我跟你说儿子,我准备买个店面开个小超市。小苏的姑父说这种小超市在香港台湾那些地方可多了,都是连锁的,咱们这还没人开呢……”

  “我还是努力找工作,”萧景琰跳起来跑进客厅里:“你快刮姜吧,我给小苏打个电话。”

梅长苏在电话那头低低地笑:“我就知道,静姨萧叔惯你惯得没边儿了。”

  “什么就惯我了,”萧景琰说,“不是你说的当兵有前途吗?他们一听你都去查过了,立刻就被说服了。”

  “关我什么事啊?”梅长苏笑,“你别将来干得不好就赖在我头上啊。”

  “赖定了。退伍了吃不起饭我就上你家住着吃你去。”

  “好吧,”梅长苏假意叹气,“我养着你。我上辈子欠你的。”

  萧景琰挂了电话,一个人坐在沙发上笑。萧选再一次从厨房探出头来:“儿子,爸再问问——那你高考还参加吗?”

  萧景琰想了想:“参加。不然白做这么多卷子了,我也想看看我能考几分。”

  “哎,对嘛!”萧选一拍手,“我也这么觉得!咱们还得考个好成绩,叫那些人看看咱们不是考不起大学,就是不想去!”

  “谁是‘那些人’啊?”林静在厨房里插话,“你教孩子点儿好,跟一帮外人较什么劲儿。”

  萧景琰知道父母嘴里的“那些人”,无非就是个别邻居、原先厂里的同事——萧选下岗去跑小生意,捂着嘴偷笑看热闹的那些人。

  他用口型对父亲说:“行,没问题。”

  萧选笑呵呵地对他竖了竖大拇指,又缩回厨房里。

  

  日子毫无阻滞的继续,表面上看什么都没变。功课还是那么多,时间还是那么紧。一摸和期末考接踵而至,寒假被压缩得只剩短短一周,就这样老师们还觉得耽误时间,布置了小山一样的作业。萧景琰怀疑要是老师们能做主的话,大概只会放他们回家吃个年夜饭,大年初一都继续上课才好。

  可他不觉得辛苦,甚至父母忍不住劝“反正你不考大学了休息休息吧”,他都没听。大概是下一阶段的人生有目标了,所以他觉得整个人一下子轻松了,也踏实了。几个月来缠着他那种若有若无的烦闷,做什么事都提不起大兴趣的感觉一扫而空,浑身充满干劲,就连政治论述题都没那么烦人了——下一阶段目标明确,这一阶段也要善始善终,才对得起自己这么久以来的辛苦,也才对得起梅长苏从小到现在为他的学习费的心力。

忙碌的时间总是过得飞快。小黑板上的高考倒计时仿佛被摁了快进键快进一样迅速减少。班上甚至有同学开始紧张得失眠。萧景琰参加高考只是为了给自己一个交代,自然没什么压力,但随着征兵报名体检等事宜一项项进行,他也越来越真切的意识到——自己要和小苏分开了。

  这个事实像万里蓝天正中的一大块乌云,根本无法忽略。他甚至动过“干脆不去当兵了跟小苏考同一个城市的大学”的念头。但最终还是被他压制了下去。

  一是因为参军算是他的梦想,他自己也说不清为什么,但就是对军营有种格外执着的向往,几乎可以称为渴望的向往,这不是轻易能打消的;

  二是……他隐隐觉得自己对梅长苏……好像有点不对头。

  似乎就是从梅长苏在他家过夜说支持他当兵那晚开始的。他发现自己从那之后总忍不住盯着他看,总想跟他呆在一起,就算已经呆在一起了,都还忍不住想再凑近一点。

  按说他们已经很亲密,从小到大跟连体婴似的形影不离,班上老师同学说起“梅长苏和萧景琰”仿佛这就是一个固定短语,平时勾肩搭背打打闹闹甚至同起同坐,亲兄弟都不能比这更亲了。

  可他仍然觉得不够。

  这种感觉令他焦躁,也令他恐惧。

  那时“同性恋”还是个很不常见的词语,就连他们看的电视电影里都没怎么出现过。离他们的生活似乎有十万八千里,永远不会有任何关联。

  所以萧景琰根本没往那方面去想。他一边焦躁着恐惧着,一边给自己解释说可能是因为要跟小苏分开,太舍不得了,所以才这样。毕竟他们是从上幼儿园就整天在一起的好朋友,舍不得不是很正常吗?

  他反复说服自己,但内心深处并没有被说服。他还是害怕,怕得甚至想要远远逃开。分开后见不到梅长苏,自己就不会再有这些奇怪的情绪了吧?

  

  萧景琰就在这种对分别既抗拒又期待的情绪中迎来了高考。

  好在情绪虽然有些起伏,但并没影响他的状态。梅长苏则是保持着一贯的胸有成竹游刃有余,平静淡然得就像考了个随堂小测试。两人估分都很理想,梅长苏的志愿表上十分潇洒地只填了他爸说考不上要打断他腿的那所医科大学,萧景琰更潇洒,压根儿没填志愿表。

  班主任直到收志愿表时才知道他要参军,一瞬间脸上排队经过了好几种表情,指着他半天说不出话来,最后才长叹一声:“胡闹!你这么好的成绩……简直……”

  萧景琰笑着低头听训,一句话都没辩解。

  老师收完志愿表宣布解散,他们的高中生涯到此也就正式划上了休止符。一群同学嗷嗷叫着冲上操场开始撕书撕试卷集,漫天飞舞的纸片跟下起了大雪一样,而老师们破天荒地没有呵斥阻止。

  萧景琰和梅长苏都没参与这场狂欢,走在最后。班主任出门前拍了拍萧景琰的肩膀:“当兵就好好当,争取做最优秀的军人,别给咱们附中丢脸。”

  “嗯,”萧景琰看着两鬓斑白的老师郑重地点了点头,“谢谢老师。”

***************************************

呃……大家难得还萌着同一对CP不容易,所以讨论的话请保持和谐,就事论事,不撕不掐哦~你们都是小天使么么哒!

评论(58)

热度(29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