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圆(十九)

感谢金主 泛泛之辈、+++++ 的打赏,太破费啦!

如无意外,下一章就要高中毕业老。

*****************************************

  

  梅长苏下意识的否认:“没有。能有什么事。”

  萧景琰看着他,眉头微皱:“我们不是兄弟吗?什么事连我都不能告诉?”顿了顿又小声补充了一句:“我可从来没瞒过你什么。”

  “抽烟不算?”

  “……除了抽烟!”

  两人几乎是同时开口,又同时闭嘴对瞪,瞪了两秒钟萧景琰扭开脸:“不说算了。”

  梅长苏有点意外看上去没心没肺粗枝大叶的萧景琰对他的情绪竟然这么明察秋毫。不过转念想想,他们毕竟也做了两辈子的好朋友了,这辈子除了睡觉几乎都呆在一起,萧景琰能察觉到也不奇怪。

  看着明显不大高兴的萧景琰,难免想起自己“上辈子”也瞒了他好多事,到死都没跟他说两句实话。

  不知道萧景琰最后有没有得知他是吃了冰续丹有意去北境“送死”的。虽然按自己的安排他应该不会知道,但保不齐年生日久有谁说漏嘴。

  他知道后,是不是气得要死。

  梅长苏瞥了身旁的人一眼——气估计气不了多久,但多半会伤心自责很久吧。

  梅长苏轻轻叹了口气。罢了,又不是什么生死存亡的大事,何必又瞒他?他也不是什么都经不起的小孩子了——十六岁,放在从前都该开府建牙娶妻生子了。

  “是爸他们厂里的事。”他忽然停住了脚步开口,萧景琰惊讶地看过来。

  教学楼门厅里空荡荡的,灯都关了。一片昏暗中冷风穿堂而过,吹得人浑身发冷。

  “静姨他们估计不想让你知道,所以你要装着不知道,懂吗?”

  萧景琰脸色凝重起来:“厂里怎么了?”

  “要改制。”梅长苏靠到墙边,看着硕大黑板上花花绿绿的壁报,“大部分老工人估计得下岗,包括你爸和我爸。”

  “改什么制?我爸梅叔都在厂里干了二十多年了……”萧景琰果然如他所料,被他父母牢牢的蒙在鼓里。一听他爸要下岗就急了。

  梅长苏用眼神止住他的追问,把自己所知道的前因后果简单地跟他解释了一下。

  “这事我们帮不上什么忙,全国一盘棋,到处都这样。我们只能……尽量别再给他们惹麻烦让他们操心了。”

  萧景琰一直安静的听着,这时低了低头:“你从来不会惹麻烦让他们操心。我才会……”

  梅长苏拍了拍他手臂:“你也没惹过什么麻烦啊,除了初一帮我打的那一架。一向很遵纪守法嘛。说出去人家都不信,咱们学校的萧老大,高一扛把子校队浩南哥,竟然好多年都没揍过人了。”

  萧景琰被他逗得绷不住笑了:“什么扛把子浩南哥,你在这说说算了,别传出去害我放学被人堵。”

  “这么谦虚?”梅长苏也笑了笑,“你难道不是因为想做浩南哥才学抽烟的吗?”

  “啧!”萧景琰一抬胳膊勒住他肩膀,“你怎么这么讨厌?”

  那几年大概没有哪个中学男生不想做陈浩南,萧景琰自己拿零花钱在地摊上买了盗版DVD,拖着梅长苏都翻来覆去看了不下三次。最沉迷的那段时间走路都仿佛自带“叱咤风云我任意闯”的背景音乐。所以他模仿陈浩南的这点小心思是昭然若揭的,但他毕竟已经过了可以把“我要当谁谁谁”这种傻话说出口的年龄,被揭穿了会很不好意思。

  梅长苏由他勒着,低头闷笑。

  “笑屁,我做陈浩南,那你得是山鸡!”萧景琰搭着他肩膀推着他往前走,“回教室,这里吹死人了。”

  “我不,我要做阿sir,那个叫什么……湾仔枪神。”梅长苏其实也早冷得快要流鼻涕了,萧景琰搂着他肩膀还怪暖和的,他也就没计较在教学楼里勾肩搭背不庄重,顺着他的力道往前走。

  “你这品味真独特。”萧景琰笑了几声,又突兀的停了,声音低了下去:“我爸妈什么都没跟我说。”

  “怕影响我们学习吧,我爸妈也是。”梅长苏叹了口气,“景琰,不是每个父母都会对孩子这么好的,咱们很幸运。”

  “我知道。”萧景琰闷闷点头。

  两人进了教室,里头还有几个被天气困住的同学,话题就自然终止了。

  之后谁也没再提起,包括萧景琰偷着抽烟的事都仿佛没有发生过,不过梅长苏看得出来,萧景琰是真的把不再让父母操心这话往心里去了。

  他学习自觉了许多,以前要自己催着逼着才肯背肯做的,从那天后都主动去做了。上课也尽力克制着不走神,不偷看漫画小说。就连打篮球的时间都减了不少,除了球队训练必去,课间休息都时常留在教室里拿不懂的题问梅长苏。

  他脑子本来不笨,肯沉下心来用功,成绩自然就上去了。期末考进了全班前五,将将排在梅长苏后头。林静和萧选高兴得不行,要给他买一辆他心仪已久的山地自行车做奖励也被他找理由拒绝了,弄得他父母逢人就夸自家儿子长大懂事了。

  

  春节过后,工厂改制的事估计已经为期不远,各种流言四起,工人们听说要大面积裁员,又听说许多其他类似的工厂连买断工龄的钱都是分十年发放,不肯一次性结清,无不人心惶惶。

  这天梅长苏和萧景琰从外面回来,就看到厂房门口拉了一条横幅,好些人聚在那里抗议,叫嚷着要厂长出来给个说法。

  两人赶紧跑过去踮起脚尖细看,没在人群里发现自己的父亲,才微微松了一口气,接着都不约而同地撒腿朝家里跑。

  梅长苏三脚并作两步上了楼,家门没锁。父亲正系着围裙在厨房里做饭,母亲去给学生补习还没回来。父亲听到他的脚步声也没回头,就说了句:“去洗手。我再炒个菜就得了。”

  梅长苏慢慢走近厨房,站在父亲身后:“爸……”

  梅石楠的动作停了一瞬:“你都看到了吧?”

  “嗯。”

  梅石楠没再说话,把洗好的青菜倒下热油锅,厨房被淹没在一片呲啦声里。梅长苏默默从橱柜里拿出个盘子放在一边。

  青菜炒几铲子就能起锅。梅石楠关火盛盘,父子俩坐到餐桌前,他才缓缓开口:“小苏啊,爸可能要失业了。”

  梅长苏盛了米饭双手放在他面前,递上筷子:“没事,爸。”

  “什么没事,孩子话,”梅石楠苦笑起来,“爸要是一时半会儿找不到工作,就要委屈你和你妈了。不过你放心,你大学学费我们存够了,不会耽误的。”

  “我不担心,”梅长苏伸手覆在父亲手背上,“也不委屈。爸,只要咱们一家人好好的,就没什么过不去的。不就是失业吗?不就是以后少吃点肉吗?不怕的。”

  “唉,你不懂……”

  “爸,我不是小孩子了。家里的事我们一起担当——上阵不离父子兵,对吧?”

  梅石楠愣了愣,随即把另一只手覆上梅长苏的手,用力拍了拍:“说得好!上阵不离父子兵!”

  

  事情闹出来,也就离尘埃落定不远了。寒假还没放完,工厂职工们的去留就揭晓了。果然如众人之前所料,四十岁以上没有大学文凭的老工人里,只留了三个。梅石楠正是其中之一。新老板保留了他技术总工的职位,薪资不变的基础上还有绩效奖金,今后收入只会比从前多。全家人大大松了一口气之余,自然都十分高兴。

  但萧选却不在这三个人之中。梅石楠高兴着高兴着,又忍不住重重叹气:“可惜老萧……唉,我留他没留,总觉得怪对不住他的。也不知道他今后怎么打算。”

  “爸,你这么多年天天晚上看技术书,这是你辛苦的回报。怎么会对不住我萧叔。”梅长苏想起景琰一家以后的生计,也有些发愁,“萧叔总会想到办法的,我明天去问问景琰。”

  秦滢一旁说:“景琰未必知道。不过我之前听小林说,萧选怕是早就不想在厂里干了。上次咱们去海边他就问了小言小谢好些做生意的事。”

  “老萧不是做技术的料,恐怕做生意还更适合他些。”梅石楠手掌在大腿上搓了搓,“没办法。老萧要强得很,多半也不肯要我们帮什么。小苏,今后景琰那里缺什么你多留意,大人管不了,孩子咱们还是能管的。”

  梅长苏答应了。第二天叫了萧景琰出来问他家里如何,他父亲怎么打算。工厂已经暂时停工,厂房外还是围了好些人在吵闹。两人都怕被父亲的同事遇见了问长问短,匆匆离开厂区过了马路才慢下脚步。萧景琰闷闷不乐,低着头一下一下踢地上的小石子:“不知道。我爸妈什么都不跟我说,只说叫我不要担心,好好念我的书。”

  “后来我学你,假装去睡觉,躲在门后偷听……”

  梅长苏“啧”了一声:“什么话?我是真睡了,起夜时无意间听到的,我可没偷听。”

  萧景琰拐他一手肘:“听我说完——我听到我爸跟我妈说,要借钱去做生意。我妈一开始不同意,说生意哪有那么好做的,要是把借来的钱赔光了拿什么还人家。”

  “那你爸怎么说?”

  “我爸不听,说他早打听好了,要搞什么小食品批发什么的。还说这么多年对不起我妈,没给她过上好日子,让她整天操持家务。又说我妈都过了四十的人了,还要值大夜班……”

  “老头说着说着要哭似的,我妈可能是怕他真哭,就答应他了。”

  梅长苏听到这叹了口气。萧选“没让妻儿过上好日子”之类的念头,怕是上回去海边见了言阙谢玉两家就埋下的。言谢两家家境富裕,相比起他们普通工薪家庭,那日子确实好了不止一点半点。他父母当时也感慨甚多,议论了几句资产阶级就是不一样之类,但议论过就过了,并没有多往心里去。没想到萧选却……

  也许是上辈子亏欠静姨母子太多,这辈子偿还来了。

  冥冥中自有因果,这话从前的他是不信的。不过来了这个世界后又不知为何保留了那边的记忆,他慢慢发觉故人们的许多感情许多举动似乎都有因由。

  萧景琰不知道他思绪已经飘到了另一个世界,犹在小声嘀咕:“我觉得借钱做生意什么的听起来就很不靠谱啊……电影里这么干的个个都赔的血本无归,最后被追债的在门上泼红油漆逼得要跳楼……”

  梅长苏无奈:“你还是少看点香港电影吧。 萧叔又不是三岁小孩,没点把握他敢拿这种事开玩笑吗?何况现在他失业是既成事实,总要找其他事做啊。你该庆幸他没像刚才那些人一样围着闹,而是这么快就接受现实调整好心态为将来做打算了。”

       “说得也是……”萧景琰双抽插在校服外套的口袋里,长长地叹气,“可是他们什么时候才能不把我当小孩哄?我马上都十七岁了。”

——是啊,放在大梁都该娶媳妇儿了。

  梅长苏在心里默默接口,嘴上说的却是:“你不想他们把你当孩子,自己就要拿出大人的样子来才行。”

  “知道了。”萧景琰烦躁地抓抓头发,“走吧,回去写作业。”


  萧选最终到底找没找旁人借钱不知道,反正没多久他拿了厂里买断工龄的钱就果断签字办离职,找门路做生意去了。具体经过和其中艰难别说梅长苏不清楚,就连萧景琰也不知道多少。只知道他买了一辆二手电动三轮车,天天起早贪黑的到十几公里外的批发市场进货,没多久整个人瘦了一圈。

  但他脑子灵活,察言观色的本事这辈子也没落下,跑了大半年还真让他跑出些门道来,生意渐入佳境,整个人每天忙得风风火火,可是看得出来他很高兴。

  这时萧景琰和梅长苏已经顺利的升上了高二,萧景琰因为这段时间实在用功,成绩已经稳定在全班前列。到了他们高二下学期,萧选与言阙搭上线,通过他的渠道进了些特区才有的货。梅长苏猜测言阙大概在父亲的授意下不着痕迹的帮了忙。萧选这一笔想必赚得不少,电动三轮都换成了二手面包车。

  拿到车那天萧选把梅长苏一家三口请出来,带上妻儿,六个人坐着那辆开起来会叮咣响的面包去一家新开的高级餐厅吃饭。

  那餐饭吃得很尽兴。到后头两位父亲都带了几分酒,萧选拉着梅石楠一直喊大哥,一直要敬他酒,夫人都劝不住。

  上辈子如果没有那个皇位,他们俩应该也是能做一辈子好兄弟的吧——旁观的梅长苏忍不住这样想。

  

  

评论(35)

热度(3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