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圆(十八)

盆友们对不起我来晚啦~!

感谢金主 温润如玉、iamhappylazy、莫风锦、青空落雪的打赏~破费了么么哒!

*******************************************

继追不到的萧boss后,他那看似温和平易的梅长苏也放出了“不会早恋”的声明。女同学们心碎悲伤之余也有一点小庆幸——不交女朋友,那就像萧校草一样属于大家,其实也挺好。

  当然也不乏卯着劲儿想做他“生命中第一个天使”的,奈何梅长苏郎心如铁、油盐不进,短时间内实在看不到胜利的曙光。

  梅长苏却只觉得麻烦。对着女孩子们又不好太过冷淡伤人脸面,遇上个别被拒绝了就开哭的还得好声好气地哄一下——他上辈子唯一接触过的小姑娘是霓凰,可是霓凰不会给他写情书哭鼻子,所以他在这方面的经验十分匮乏,每每对着哭泣的女同学既尴尬又不知所措。

  何况他真的没心思去处理这种事。父亲工作的工厂最近面临改制,国营改为股份制私营,新老板不肯背负这么大的人事成本,正在和原厂长及职工们谈买断工龄的事。原有职工能留下来的只是一小部分,谁去谁留上面还没有给出明确意向,但这几年工厂改制的不少,看看周围就知道了——多数老板都只会留下专业技术出众的年轻工人。老工人由于历史原因多数文化程度不高,年龄大了对新技术新设备的接受和学习能力都很差,再加上很多都有“工人老大哥”的脾气难以管束,在新老板眼里自然成了要立刻甩脱的包袱。

  他的父亲和萧景琰的父亲都在此列。

  当然这些事父亲是不会和他说的。父亲大约也是物极必反,上辈子他十一二岁就被拎上战场,十五岁挂帅领兵,感觉父亲从来没把他当成孩子过,仿佛恨不得他一夜之间就能长大成人,担起帅府的百年声名。这辈子他已经是十六岁的大小伙子了,可在父亲眼里仍然是孩子,这些风雨波折从不会在他面前提半个字。

  他们把他保护得很好,假如他真的只是个十六岁的少年,那他现在肯定和萧景琰一样什么都不知道,在温室般的校园里尽情享受青春。

  可惜他不是。在时局走向上他甚至比大多数成年人看得更加清楚,判断得更加准确。因为他既是局内人,更是旁观者。

  这个时代发展太快,普通百姓的生活都在飞速变化,新能源新科技层出不穷,新的理念新的需求也应运而生,国有工厂刻板的制度对外不能适应市场,对内不能留住人才,被淘汰只是迟早的问题。

  梅长苏这些年来一直有意无意的关注着新闻里相关的报道,对父亲工厂目前的状况也早有一定的预料——换了他是上位者,他多半会做同样的决定。社会要发展变革,有时难免牺牲一小部分人的利益,这阵痛是无可避免的。

  可作为将受到切肤之痛的普通人,他又怎么能不替父亲担心难过?

  他有次夜里起来上厕所,听到父母亲在低声商议假如父亲被买断工龄后该找什么出路。可是父亲做了一辈子技术工人,离开工厂能做什么?在别的行业从头做起,以他这个年龄又谈何容易?两人商量了半天也没想到妥当可行的办法,他听到父亲沉声说:“不管了,睡觉去!我有手有脚的,实在没辙就去给人当保安、当门卫清洁工,总不能饿死。”母亲没回答,可能是点了下头。他又听到父亲叮嘱:“别在小苏面前露出来,那孩子从小就太懂事心思太重了,我怕他知道了影响学习。”

  然后父母盘算了一下目前家里的积蓄,母亲的收入,以及父亲被买断工龄能拿到多少钱,决定先把他上大学的学费生活费存到一个单独的存折里,就算砸锅卖铁也不能动。

  这个时候大学已经开始实行并轨制,不再免收学费,一年林林总总算下来要一万多块,而且父母怕委屈了他,生活费尽量朝多里算,给他存了一共八万块。

  父母回房了,他在门背后愣了好一会儿。在这个世界醒来后仗着从前的记忆,仗着成年人的头脑,他一直过得游刃有余,这一刻才深切感受到作为普通的人无奈和无能为力。

  他扭转不了既成的事实,帮不上父亲什么忙,所以如果父亲真的失业了,他能做些什么?

  八万块,几乎是家里所有的积蓄了吧。他如果能把这笔钱省出来,父母应该就会轻松很多。

    他第二天就给远在帝都的言禹表哥写了封信,询问大学奖学金和勤工俭学的事宜。言禹很快就回了信,没问他为什么打听这些,只详细的列出了各种奖学金的等级金额和申报条件。至于勤工俭学,言禹委婉地建议他把时间精力用在学习上,但如果实在需要,大学里这样的机会倒是很多。

  收到信后梅长苏心下稍定,他有信心拿到国家一级奖学金,再打一份工,大学基本就不用家里出钱了。但这些他却还都不能告诉父母,他还得装得跟萧景琰一样什么都不知道,否则父亲一定会因为让儿子高一就开始琢磨生计问题而更加难过。

  他只能在家里加倍的活泼,加倍的闹腾,以此不着痕迹地哄父母高兴。

  

  工厂的改制还在谈,天气一天天冷了下来。十一月底就降下了第一场小雪。

  细雨夹着雪花飘飘洒洒,是一种格外萧索冷清的景象。整个世界被沾湿,就像褪去了眼色的黑白照片。梅长苏坐在教室里看了一会儿窗外,不知为什么忽然想起一些被他压在记忆深处的画面。

  大约是年纪大了吧?他自嘲的笑笑,两辈子加起来自己也快年过半百了,不得了。

  他忽然想看看萧景琰。

  于是他站起身走出教室,准备去操场找萧景琰,同时觉得自己很幸运——想见故人,故人就在身旁。

  然而操场上却没有萧景琰的踪影,篮球架下空荡荡的,梅长苏一愣之后摇了摇头——又不是真傻子,还能冒着雪打球吗?自己也是昏头了。可是不在球场会去哪呢?这么冷的天。

  他一边想着,一边顺着教学楼前的回廊慢慢走。倒也不是非要找到萧景琰,就是想走走,让心里那些不合时宜的感慨散去。

  回廊尽头坐着两个女生,脑袋凑着脑袋在那小声说话,不时发出十多岁小姑娘特有的那种清脆又带点叽叽喳喳感的笑声。梅长苏心不在焉,走到两三米开外才发现她们,立刻停住脚步,觉得自己再往前就打扰人家了。两个女生也几乎同时发现了他,一起抬头看他,随即其中一个笑着向他摇了摇手打招呼,另一个指指回廊左侧:“他们在那。”

  谁们在那?梅长苏一时不理解,但刚想问就反应过来了——估计是萧景琰和他篮球队的人,这两个女生以为自己来找他们的。

  其实也没错,自己的确是来找萧景琰的。

  他含笑向女同学道了谢,朝她指的方向走去。回廊左侧是一条小通道,顺着绕到楼背后有小一片空地,大概是当年没规划好的遗留问题,盖房子修球场都不够。学校大概为了物尽其用,在那放了两张乒乓球台,两架双杠,种了几棵常年发育不良的小树。没想到每到课间那两张乒乓球台还挺抢手,萧景琰他们莫非是趁下雪没人抢所以跑来打乒乓了吧?

  年轻真好啊,不怕冷不怕热,用不完的精力。

  梅长苏感叹着绕到了小空地,一眼就看到了萧景琰。

  萧景琰坐在一架双杠上,双手撑在两旁,两条长腿随意垂着,仰着脸眯着眼睛,嘴里叼着一根烟。

  梅长苏呆住了。随即心头涌上一股说不清的失望。

  不知道是因为萧景琰不知什么时候瞒着他学会了抽烟,还是因为……他看到的人和他一路走来心底深处怀念的那个太不一样。

  其实多年后回想,撇开吸烟有害健康这节、再撇开那个透着浓浓中二气息的装逼造型和表情不谈的话,那天漫天细雪中仰着头叼着烟的萧景琰实在是非常帅气养眼的。

  但他当时没有心情欣赏。

       在萧景琰察觉到他的到来,把惊讶地视线投向他时,他竟不知该如何反应,不知开口能说什么,只能匆匆垂下视线,转身离开。

  “小苏!”萧景琰在身后叫他,可他没有回头。

  

  萧景琰呆呆地看着梅长苏的背影。冷风夹着雨雪卷过,他有一瞬的恍惚——这场景仿佛似曾相识,他仿佛曾经也这样眼睁睁地看着他头也不回的没入风雪中。

  晃神间梅长苏已经转过教学楼墙角看不到了,萧景琰立刻被一股莫名的恐慌攫住,整个人却像被定格了一样动弹不得。

  撺掇他来这抽烟的一个高二男生这时“切”了一声,“怎么回事?你们班的啊?不会去找老师告状吧?”没得到回答,他用胳膊碰了萧景琰的小腿一下,萧景琰咚地一声跳下地,嘴里的烟随着他跳下的动作落在他胸口,随即掉在地上,在他衣襟上留下一抹烟灰。

  周围几个人都吓了一跳,可萧景琰连看都没看他们一眼,脚一沾地就立刻弹了出去,眨眼就拐进了那条窄小的通道。

  梅长苏走得很快。因为回过神来觉得自己这扭头就走的行为非常莫名其妙。就算萧景琰瞒着他偷偷抽烟不学好他是有点不太高兴,但也不至于发脾气似的拂袖而去啊。

  他没办法跟萧景琰解释,只好快点溜回教室,期盼萧景琰不会立刻跟着出来问他为什么要跑。

  他再一次看到了坐在回廊里的那两位女同学,这时才明白过来她俩是帮里面的浑小子们望风的。两个女同学也再一次对他友好的微笑,他刚挤出个笑脸,就听到身后脚步声急促,踏着潮湿的地面声音格外响亮。

  梅长苏暗暗叹了口气,只得停住了脚步回头,果然看到萧景琰一脸紧张凝重地朝他冲过来,那架势像是要抓贼。两个女同学都有点被吓住了地瞪大眼睛,视线在他俩之间不安的来回扫。

  梅长苏也不太理解,他要是真生气了萧景琰好像是挺害怕的,可是他这次还什么都没说呢。这风风火火的是要干嘛?

  萧景琰在离他两三米处一个急刹停住,气喘吁吁地瞪着他。梅长苏摸了摸下巴:“你……干嘛?”

  萧景琰张口结舌地愣住了,表情神似小时候玩的电子游戏里那个炸弹人被炸到的样子。他完全不知道自己追上梅长苏是要干嘛,刚才身体仿佛有了自我意识,根本没经过大脑同意就行动了。

  梅长苏挑眉看着他,啼笑皆非:“你这是要揍我还是有事和我说?”

  萧景琰好不容易喘匀了气,低头揉了揉鼻子:“我哪敢揍你……就是,那个……你刚才看到了?”

  “看到了。怎么,要灭口?”梅长苏向两个女同学点了点头,转身慢慢朝教室方向走。萧景琰跟上去和他并肩:“你没不高兴啊?”

  “……”梅长苏斜了他一眼,“我又不是你爸。”

  “没不高兴,刚才干嘛扭头就走?”萧景琰一针见血。梅长苏的脚步停滞了一下,只好承认:“好吧,是有点不高兴。主要还是惊讶,我都不知道你什么时候开始抽烟了。”

  萧景琰赶紧说:“没有!今天第一次,他们说反正下雪打不了球,而且老师也不会到处走,就叫我去试试……”

  “你就去试了?”梅长苏长叹一声,感觉接下来的说教出口,自己就真成他爸了。

  萧景琰点点头,声音越来越小:“好多高年级的男生都抽,我就是好奇……”

  梅长苏最终还是选择不说教,他今天实在没心情:“试过就算了,你还没到抽烟的年龄。”

  “嗯。”萧景琰低着头闷闷地应了声。两人都没再说话,沉默着一路走到教学楼口,萧景琰才忽然低声问:“小苏,你最近……是不是心里有事?”

*****************************************

因为最近刚看完《大江大河》的原著,对工厂改制那段有点感触,忍不住多啰嗦了两句。其实跟后面关系不大,苏苏一家人都不会饿肚子的大家放心。

另外就是年底了,年关又到了,各种考核总结开会报表述评工作井喷,更新就不能定期掉落了,我还是尽量争取每周两更,但不能保证 ORZ



评论(39)

热度(3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