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圆(十五)

感谢金主 iamhappylazy,泛泛之辈,靑空落雪的打赏~顺带一提弱智的我终于知道怎么看金主名字了(捂脸

啊,这章还在初中,我又话唠了

大家周末愉快~

************************************

  刚刚结束训练的萧景琰一手拎着书包一手夹着篮球,找到比赛的教室准备等梅长苏交卷一起回家。远远就看见梅长苏和那个周什么浩站在教室门口说话,心底顿时一阵不舒服。

  小苏最近和这小子好像走的挺近啊?老是一起参加比赛什么的,还经常和他有说有笑……

  对了,运动会那天还主动问他的名字,3000米比赛还陪他跑了一段。最后这小子跑不过乱发脾气,小苏都只是笑没说什么。

  萧景琰越想越不舒服。

  从小到大,梅长苏就只跟他走得近,对其他同学从来是客气但疏离。他会给同学耐心讲解功课,会帮女生搬搬抬抬,但他从不参与同学们的玩闹,甚至几乎不和大家聊天。老师家长同学都当他是沉闷内向,萧景琰小时候也这么想——小苏胆子小怕生,我要照顾他,我要护着他。他不愿意和生人说话来往没关系,我陪他学习陪他玩就行了。

  但这两年他渐渐看出来,梅长苏不是怕生,他似乎只是……不太在意其他人?

  除了自己。班上这么多人、全校这么多人里,他只在意自己,只和自己亲近,只愿意对着自己唠唠叨叨,他真正的喜怒哀乐也只在自己面前表露……只有自己知道他真实的模样。

  十五六岁的萧景琰还不明白这个认知为什么会令他如此开心,甚至没意识到自己有多开心。他就像抱着一个外表平平但内里价值连城的宝箱,暗自窃喜着除了自己谁也不知道的宝藏。

  可现在不知从哪冒出来一个周什么浩,臭不要脸地老是跟着小苏。

  混蛋……想揍他……

  萧景琰压抑着满腔暴躁,走路带风地到了梅长苏跟前,开口语气就有些冲:“走了!”

  “你干嘛?”梅长苏察觉到他情绪不对,看他一眼,“练习赛输了?”

  萧景琰定定神,把书包甩到背上:“不是。走吧。”

  梅长苏狐疑地打量他,但没再追问。但还没走到自行车棚,萧景琰就忍不住了,嘟嘟囔囔地问:“你最近……跟三班那个周什么浩处挺好的?今天那比赛又有他?”

  梅长苏不解:“哪里好了?交卷遇到了聊两句而已。”

  萧景琰别开脸去研究学校围墙上的爬山虎,语气随意:“哦。我记得你不爱和人聊天呢,和他这么聊得来?”

  梅长苏怎么都想不到好友对他存着类似巨龙对自己宝藏的情怀,虽然注意到他语气不太自然,但也没多想。想起周光浩刚才那一脸“我听不懂你说什么但我绝不认输”的表情忍不住呵呵笑了起来:“是啊,小周同学挺有趣的。”

  ……是啊,他和你一样是好学生,当然有趣了!

  萧景琰盯着爬山虎泛黄的叶子,刚刚勉强压下去的暴躁又卷土重来,烧得他眼圈发热。

  

  接下来的几天周光浩再在走廊上校园里偶遇萧景琰时,惊恐的发现对方的眼神很不友善。被他那样冷冰冰眉头微蹙的盯着,自己不知道为什么就膝盖发软有跪下的冲动……

  太过分了……梅长苏自己欺负他还不够,还叫上萧景琰一起!

  英语演讲竞赛结束。名次还没出来,但周光浩知道自己输定了,优胜一定是梅长苏的——他的演讲自己有一大半没听懂,还好几次被评委老师们的掌声打断。

  周光浩郁闷地走出礼堂,毫不意外地又看到了靠在栏杆上等人的萧景琰和已经走到他跟前的梅长苏。萧景琰也看到了他,冲着他的方向抬抬下巴,不知跟梅长苏说了句什么,后者转过身来,又对着他露出那可恨的笑容。

  兔子急了也咬人,何况周同学这样一个骄傲的少年。被那笑容激得脑子发热,什么都不顾了,朝前冲了两步对着梅长苏大喊:“你别得意!总有一天我会赢过你!总有一天叫你知道我的厉害!”

  梅长苏和萧景琰齐齐一愣,梅长苏有些尴尬地摸摸鼻子正要说话,萧景琰已经把书包朝地上一扔:“你他妈的……”

  他不擅长骂人,说了这几个字后准备付诸行动,就要朝周光浩去,梅长苏连忙一把拉住:“你干什么?别惹事!”

  萧景琰用力一挣没挣开,越发生气:“他这么跟你说话你还护着他!”

  梅长苏头都大了。这些小屁孩怎么都这么不经逗,一个二个一点就炸?萧景琰牛脾气上来蛮力大得很,他快要拉之不住,只好双手齐上抱住他腰把他往后拖,边拖边压低声音吼:“我护着他干吗!你这个时候打架不想毕业啦!”

  陆续出来的老师们也注意到了这场骚乱,一个个警惕地看过来,梅长苏只好一边跟老师们赔笑一边拖着萧景琰。幸好萧景琰虽然还是气哼哼的浑身紧绷,但好歹没再挣扎蹦跶,他这才得以腾出一只手捡起他扔在地上的书包,拽着他撤退到安全区域。

  

  远远看着周光浩好像跟他们班的老师同学一块儿走了,萧景琰也没可能再追上去,梅长苏这才松手,没好气地把书包扔给他:“你发什么疯?”

  “……他冲你嚷。”萧景琰这时好像已经冷静下来,自知理亏,低着头小声哼哼。

  梅长苏翻了个白眼:“他英语演讲又输给我,嚷两声怎么了?”

  萧景琰喉咙里发出几个意义不明的音节,梅长苏一瞬间觉得自己面对的是犯了错误的佛牙,心立刻软了,语气也跟着软了:“算了。小周同学没风度输不起,吓吓他也没什么。”随即赶紧补充声明:“但是你不许打人啊!初三了,校内打架斗殴万一背个处分你还怎么考中考?”

  “知道啦,你比我爸还唠叨。”萧景琰已经快要压不住上翘的嘴角。小苏果然还是向着他,而且听起来他 一点都不待见那个周什么浩。

        十一月的阴天蒙蒙黑的傍晚,有个少年在萧瑟秋风中心花怒放。

  经过这一场闹腾,梅长苏也没心思再和周同学过不去,又恢复了他两耳不闻窗外事的一贯做风。周光浩在接下来的化学元素周期表背诵比赛里没看到他,奇怪之余并不敢有丝毫懈怠,总觉得梅长苏一定还再找他麻烦。而自己,一定要赢过他,让那可恶的笑容从他脸上消失!

  周同学下了好大的决心,憋足了浑身气力,专等着再和梅长苏决一死战。可惜还没等到下一个比赛活动,周同学就发觉自己这番奋勇决绝是明珠暗投,媚眼做给瞎子看了——

  有次两人在走廊上邂逅,周光浩远远瞧见对面走来的人,顿时浑身炸毛进入一级战备,瞪大了眼睛背脊几乎贴上墙壁,不知道的人还以为他对面来了辆火车。

  然而火车只是淡定的从他跟前走过去,似乎压根没留意到混杂于来往同学中间的他,连眼神都没给他一个。

  当然也没有对他笑眯眯。

  周同学呆呆地看着他背影消失在转角,不知为什么有点失落。

  后来周光浩下课有事没事就在走廊晃,又遇到过梅长苏若干次,可梅长苏仍然没搭理他。有一次明明看到他了,视线还在他脸上停留了片刻,可竟然好像不认识他似的又若无其事地转开了!周光浩心里的憋屈比各种竞赛输给他时更甚——还有什么比你把对方视为劲敌日思夜想,对方却全不把你放在眼里甚至已经忘了还有你这么个人存在更气人的?

  周光浩忍无可忍,这天放学时跑到梅长苏他们班教室门口,准备堵住他问个清楚明白——为什么不再参加比赛了?为什么假装不认识我?你是不是怕了!

  他看见梅长苏坐在靠窗第一排,桌上摊着书本正低头奋笔疾书,看起来暂时没打算回家。他正要请同学帮忙喊一声,就觉得一片阴影当头罩下——比他高一个头有余的萧景琰不知道从哪冒出来,拦在他跟前阻断他视线,冷冷地俯视着问:“找谁?”

  周光浩退了半步,有点害怕,但料定萧景琰就算要揍他也不敢在这动手,于是鼓起勇气昂起头:“找、找梅长苏!”

  “找他什么事?”萧景琰眉间形成一个川字,既不替他喊人,也没让开的意思。

  “关你什么事?”周光浩不服气地反问。

  萧景琰从鼻子里嗤出一声笑:“你找我们班的打听打听,他的事关不关我事?”随即不耐烦地伸手推了他一把:“有屁快放,没事别挡着我们班门。”

  周光浩被他推得退了一步,怒火顿时盖过了胆怯,挺身又跨回去与他对峙:“我偏不跟你说!我就得找梅长苏!有本事你揍我!”

  萧景琰面无表情地看着他,左手把右手指节按得咔咔响。准备离开教室的同学纷纷绕道从后门走,几个跟萧景琰交好的男同学围了上去,有人悄悄拍了拍沉浸在习题集中专心致志的梅长苏指给他看门口的骚乱。

  梅长苏被打断思路有点不高兴,抬头一看又是小周同学,心想这怎么还没完了?走过去时表情难免不大友善:“你找我?”

  周光浩还从没见过他这么冷漠的表情,嘴巴张了张,却忘了要说什么。

  他不开口,梅长苏也不再理他,推推萧景琰的胳膊:“去打你的球。”

  萧景琰也是头一次看他对人露出这么不耐烦的表情,略感惊讶的同时心里就像六月天吃了一大勺冰淇淋那么舒爽痛快,所以格外好说话,学电影里的香港黑社会的那样指指周光浩的脸,酷帅无比地擦着他肩膀走出教室打球去了。

  梅长苏再次看向周同学:“什么事?”

  周光浩这才如梦初醒,可先前的气势早就泄了个干净,结结巴巴地说:“也、没什么事,就想问问……你为什么不参加比赛了?”

  梅长苏有点意外,本来想再戏弄他一下,但转念又想为两句话逗了他这么久也差不多了,再继续下去倒真像欺负人了——何况还有个定时炸弹一样的萧景琰。于是言简意赅地回答:“没时间。”

  “你、你……”折腾半天得到三个字,周光浩心有不甘,可又无法反驳,站在那里尴尬万分。

  到底是个孩子。梅长苏叹了口气:“那些比赛重在参与,输赢有什么关系。中考才是见真章的时候。”

  “我中考一定比你分高!”周光浩总算找到话说,握拳呐喊。

  “那你可得加倍努力了,”梅长苏笑笑,“少在背后说人坏话,多做几套卷子。”

  “我……我那是……”周光浩面红耳赤,可梅长苏不等他说完,摆了摆手:“我做题去了。”说完转身回到自己座位重新一头埋进题海。

  周光浩呆呆地站了一会儿,静悄悄地离开了。

  

  梅长苏说没时间倒也不是假话。他真的很忙,初三作业太多,每天回家后的时间紧紧凑凑,刚刚够他和萧景琰一起做完作业,他再给他讲改错题难题,守着他背完要背的书和单词。要想不推后睡眠时间,连吃饭都得大口一点才行。看课外书,做额外练习这些事就只有放到课间和放学后萧景琰打球的时间来做。先前参加几次比赛,害他一本书好几天没看完,所以教小朋友做人这种事偶一为之就够了,就算周光浩不急眼他也没打算长期持续下去。

  他很快就把小周同学忘到了脑后。

  他忘了,萧景琰却没忘。他不明白小苏为什么忽然跟那个周什么浩挺热络的,忽然又完全不搭理他了,但他心里生出隐隐的恐惧——自己要是考不上这里的高中,就得跟小苏分开两个学校。到时小苏周围全是好学生,跟他有共同语言,而且肯定有比周什么浩顺眼好相处的……

  小苏会交到新的好朋友。脾气比自己好,学习比自己好,不用他总是操心费神,到时候他对自己会不会也像对周什么浩一样忽然就淡了,说不理就不理了?

  不,周什么浩怎么跟我比,我和小苏是从小到大的交情——萧景琰一边这样自我安慰着,一边却像有鞭子在身后赶着一样,再万般不愿,也咬牙拿出悬梁刺股的劲头来拼命学习。到了初三下学期模拟测试时居然考了个全班第七,令梅长苏欣慰不已。

 

评论(56)

热度(3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