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圆(十三)

感谢金主 泛泛之辈、leeeee91、青空落雪、大美人心爱的猪猪 打赏~小的鞠躬~

***************************************

       学校里的人际关系,在梅长苏看来都是茶杯里的风波,不足挂怀。

  最令他头疼的还是萧景琰的学习问题。初一新学期还不到半,萧景琰居然就开始偏科了。

  他像大多数男生一样,数理化学得尚可,但对要大量死记硬背的政治历史生物以及英文单词深恶痛绝。

  这个问题其实在小学时期就有所凸显,但小学要背的东西不多,萧景琰头脑聪明,考试前临时抱抱佛脚也就过关了。

  梅长苏那时还以为他小孩心性,坐不住老老实实地背书也是正常的,等长大些自然就好了。谁知到了中学他变本加厉,政治书上一段两三百字的话他能背上十遍还夹七缠八,弄得梅长苏有时恨不得扒开他颅骨把书塞进去。

  英语就更要命了。刚开始学英文字母时,萧景琰用一种九头牛都拉不回的执着硬是要把“double”写成“W”——课堂听写老师念“double A”,他就必然写“W A”,今天错了被罚抄一页,明天照错。

  梅长苏百思不得其解。随着萧景琰年龄渐长,性格脾气和他记忆中还没经历惨痛变故的少年七皇子也越来越像,可为什么就独独看书学习这点不像呢?

  最后看着那张眉眼渐渐长开、越来越熟悉的脸也只能叹息着承认——纵然有许多和“前世”相似的地方,到底不是同一个人了。

  他没有机器猫的记忆面包,该背的东西就只有督促萧景琰花时间花功夫去背,有时逼得狠了,他都担心正处于青春叛逆期的萧景琰翻脸。

  但萧景琰对他的容忍度似乎高于世上一切,再怎么被枯燥的课文一不留神就缠在一起的英文单词折磨得想死,都没跟他发火撂挑子不干过。

  

  初中的日子比从前充实,人一旦忙起来就会觉得时光飞逝。转眼两年过去,梅长苏依旧稳稳坐着全班前五的交椅,是好学生,却不过分显山露水,不和半大孩子们争第一。

  只是他语文实在太出众,一来就被语文老师钦定为课代表,作文每每被选做范文在班上朗读,书法也屡次送去区里市里参赛,拿了若干奖状回来。当然他写这些参赛作品时隐藏了大部分实力,交给老师的都是不过不失、只能在中学生范围内称好的东西——他在新闻里见过那些所谓“天才儿童”的报道,他可不想被冠以此类头衔,被拉去耍猴儿似的台上献宝。

  相较于他的低调,萧景琰可算是大出风头,不但在他们年级,在整个初中部都极具知名度。

  他学习一般,可篮球打得确实不错,初一下学期就被选进了校队。

  当时席卷国内的不仅是港台影视歌文化,还有势头同样凶猛影响同样广泛的日漫文化。一部叫做《灌篮高手》的漫画是其中翘楚,那几年内风靡全国少年儿童,梅长苏好奇之下也跟同学借来翻阅过。看了虽然不像同龄人们那样沉迷,将书中角色当做偶像热爱崇拜,但也觉得这种类似连环画又与连环画有极大不同的表现形式十分新颖,情节也很有趣,连他都屡次看得忍俊不禁,同时感叹原来激励年轻人奋斗向上的文艺作品,不一定非要搞得涕泗交流、泪浪滔滔的悲壮不已,还可以这样亦庄亦谐。萧景琰则是这部作品的铁粉,翻来覆去不知道看了多少遍。背单词背政治题不行,书里的台词他倒几乎都背下来了。

  运动好的男生在学校里本来就受欢迎,在这样的背景下会打篮球的更犹如有光环加身。再加上萧景琰长得还很好看,所以每次篮球赛只要他一上场,场边女同学的尖叫必定震耳欲聋。

  他的球赛梅长苏不是每场必到,但重要一点的还是会去看看。每次在场边听着小姑娘们整齐划一地尖叫“萧景琰!萧景琰!”以及叽叽喳喳的互相议论“好帅啊!”“好像流川枫!”都禁不住想起漫画里的“流川亲卫队”而暗暗好笑。

  萧景琰对“好像流川枫”这种论调不屑一顾,他更喜欢仙道彰。第一次听到他骄傲地说“我是仙道”时梅长苏正在喝水,没忍住喷了自己一衣襟,笑得几乎岔气。萧景琰被他笑得羞怒交加,扑上去拿胳膊勒住他脖子要把他拖翻在地:“笑什么!你再笑!”

  梅长苏不想滚一身灰,只好认错:“好好好,不笑了不笑了。快放开我。”萧景琰悻悻放开他,他又别过脸用他能刚好听到小声嘀咕:“仙道?这脾气明明是赤木刚宪。”

  说完撒腿就跑,萧景琰张牙舞爪地追来,倒真有几分像发怒的大猩猩。

  

  不论像谁,受欢迎是真的。初二梅长苏第一次接到了帮女同学递交情书的任务。那还是个其他班的女生,下课时在另一个女生的陪同下偷偷摸摸的来到他们班后门口,偷偷摸摸把他叫出去,递给他一个印着小花的怪好看的信封。梅长苏一开始以为是给自己的情书,吃了一惊之余其实难免有点小窃喜,正在斟酌怎么委婉拒绝又不伤人家小姑娘脸面,对方低着头羞哒哒地开口:“梅长苏,能不能……能不能拜托你把这个交给萧景琰?”

  “……”梅长苏禁不住抬手摸了摸自己的脸,江左梅郎在这里这么不吃香了?“当然可以。”他哭笑不得地接过那带着香味的信封,对小姑娘红着脸的“谢谢你”报以“不客气”,拿回教室好好收进书包里。

  虽然学校禁止早恋,梅长苏也觉得萧景琰旁骛已经够多,成绩已经够烂,实在不宜交什么女朋友,但他总不能像封建家长一样独断专行,决定还是要交由萧景琰自己去做。

  当天放学后两人走在去自行车棚的路上,梅长苏看看周围没人,掏出情书递给萧景琰:“你的信。”

  萧景琰看清是什么东西后大吃一惊,迟疑着没敢接,瞪着梅长苏讷讷:“你……谁、谁写的?”  

  梅长苏莫名其妙地看他一眼:“某位女同学。你打开看看不就知道了。”

  “哦、哦……”萧景琰不知为什么脸红了,低头接过拆开,一目十行地扫了一遍问,“李珊珊……是谁?”

  梅长苏愕然:“你也不认识?”

  萧景琰想了想没印象,随手把信纸一捏,连同信封准备扔到垃圾桶里。梅长苏抬手拦住:“喂,女同学一番心意,你接不接受也别随手乱扔啊。万一被别人捡到看到了到处乱说,人家面子上怎么下得来?”

  萧景琰没好气地反问:“那要怎么办?我带回家去珍藏起来?”

  梅长苏不明白他怎么突然不高兴了,但还是好声好气地回答:“我觉得人家费心费力给你写了这么满满三页,认真给人个回复是最起码的尊重。信你就干脆明天还她,由她自己处置比较稳妥。”

  这种事的他觉得自己有义务教导萧景琰,毕竟其他的师长不可能和他谈这个。这个时代看似开明,其实对男女之事几乎和大梁一样讳莫如深。老师家长们把这些半大孩子间懵懵懂懂的感情视作洪水猛兽严防死守,一旦发现,不分青红皂白地就棒打鸳鸯,甚至不惜调班转学地大动干戈。梅长苏虽然能理解他们的心情,但并不认同这种矫枉过正的方式。慕少艾不是人之常情吗?只要孩子们发乎情而止乎礼——在他看来周围的绝大多数同学能够做到,那有什么可大惊小怪的?

  可惜他在别人眼里也只是个半大孩子,无力改变什么,只好独善其身,管好萧景琰算数。

  说话间两人已经走到自行车旁,萧景琰把书包甩进车筐,俯身开锁,脸对着地面说:“行。听你的。”

  回家路上梅长苏请萧景琰在一家新开的四川小吃店吃了个“军屯锅盔”,味道出乎意料的好,萧景琰的心情似乎也随之阴转晴,到家时又和他有说有笑了。

  第二天萧景琰听他的话,课间到隔壁班把李珊珊叫出来。走廊尽头是个工具间,附近没什么人,萧景琰就把小姑娘带到了工具间门口,也不理人家一脸的又羞又喜,拿出信开门见山地说:“这个还你。我现在想专心学习和打球,不考虑这些。”说完把信往姑娘手里一放,转身离开。走了两步想起梅长苏的叮嘱,又回过头:“那什么……还是谢谢你。”

  李珊珊呆呆站在那,泪水在眼眶里转来转去,听完他这句话再也忍耐不住,捂着嘴边哭边跑了。

  萧景琰回到自己班教室,梅长苏从书本里抬起眼来小声问:“说了?”

  萧景琰有些茫然地点点头:“哭着回她们班了。我都听你的谢谢她了,她怎么还哭?”

  梅长苏想笑又忍住,尽量严肃地回答:“再怎么说鼓起勇气表白被拒绝,还是会难受的吧。不过你应对得很好,没让人难堪,不失为一段美好的青春回忆。”

  “还‘青春回忆’呢?”萧景琰翻个白眼,“你说话怎么土得跟我爸似的。”

  

  风云人物的动向关注者众,第二天许多同学都不知从哪听说了有女生跟萧景琰表白被拒一事。令梅长苏意外的是其他仰慕萧景琰的女同学不但没被吓退,还仿佛受到了鼓励似的,找他告白的越来越多。有直接给他递情书递小纸条的,有大方当面说的,当然也有不少请梅长苏转交的。

  萧景琰刚开始还遵从梅长苏的教导,对每一个向他表白的女同学都当面答复道谢,可慢慢地连他都觉得不对劲了。被他拒绝的女同学有的固然很难受会掉眼泪,可有的却从头到尾都笑嘻嘻的。而且就算他帅得跟仙道彰似的,也不至于这么多人喜欢他啊。

  终于有天他忍不住向梅长苏提出了自己的疑惑。梅长苏看着他一字排开的五封情书——其中一封还是自己转交的——也不大明白了。喜欢萧景琰的姑娘多倒是不奇怪,奇怪的是怎么还有被拒绝了还笑的?

  他直觉这其中有古怪,叫萧景琰先别轻举妄动,自己私下找班上同学打听。他虽然不如萧景琰那样受欢迎,但因为脾气温和,谁功课上有不懂的问他他都耐心解答,常常比老师讲得浅显易懂又不会像老师唠叨骂人,所以在班上人缘也十分好。果然他一问之下,有个男同学告诉他女生们在打赌,看哪个班的先拿下校草。各个班除了特别乖特别斯文内向的,大概都加入了。她们好像也没什么赌注,就是……起哄,好玩儿,还有女同学说萧景琰一本正经拒绝人还说谢谢的样子好可爱,要亲自体验一下。

  梅长苏听完简直哭笑不得——这些小姑娘怎么这样啊?

  稍后放学路上跟萧景琰一说,后者笼头一晃险些撞上人行道去:“她们拿我当boss推啊?!”

  梅长苏连忙安抚:“那也得你长得帅受欢迎才行啊。我倒想有人排着队给我送情书呢,可都是找我转交的。”他不知道自己这时一语成谶,将来会为此头痛不已,只想斗萧景琰开心。鼓腮做了个郁闷的表情,萧景琰果然立刻不生气了,哈哈大笑:“我给你写,要吗?”

  梅长苏报以一笑:“要。不过得用英文写,用上这单元所有的生词,行吗?”

  “……哼,不行。”萧景琰猛地发力一蹬脚踏,窜到前面去了。

       ***************************************************

大家在评论里提了好多问题,我怕剧透都忍着不敢回答。不过大家不要担心也不要捉急,本文HE保证,琰琰最后一定会前世今生都想起来的,不然怎么叫“重圆”嘛?

另外一些疑问,我也会尽量在文里解答的,请大家等我慢慢写。

哦对于什么时候开始恋爱,那肯定不是中学,得成年后了。都还没开窍呢,包括景琰都还以为这是社会主义兄弟情。

评论(67)

热度(3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