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圆(十二)

感谢金主 iamhappylazy 的打赏~~

咱们接着看琰琰打架~

*************************************

  来到这个世界以后,梅长苏还是第一次看到萧景琰这样生气。

  不,生气二字太轻,说“暴怒”大概更贴切些。他双眼圆瞪,颈侧青筋鼓起,脸涨得通红,撕打的架势仿佛他面对的不是同学,而是杀父仇人。

  萧景琰在这里没有什么斩将夺帅的身手,以一敌二按常理应该吃亏,但对手愣是活活被他势如疯虎般拼命的架势给吓住了,没占到半点上风。

  梅长苏也很吃惊,不知道萧景琰为什么会有这么大反应。他被同学“欺负”萧景琰帮他出头是理所应当,但刚才那小子连他的寒毛都还没碰掉一根呢。

  而且萧景琰的脾气虽然说不上温和友善,但也绝不是喜欢使用暴力的人。两辈子这么多年加起来,梅长苏从来没见过他跟人私斗做意气之争,今天这是怎么了?

  被一脚踹趴下的那位这时已经爬起来,梅长苏担心他上去助阵,顺手拉过张椅子横在他跟前,准备跟他单练。可那位同学不知是被萧景琰那一球砸懵了,还是被他这要杀人的气势吓住了,竟然愣在原地没敢动弹。

  片刻后梅长苏就已经顾不上他。萧景琰的状态不对头,这打法要闯祸。可是课桌之间的方寸之地,三个人扭打着已经非常逼仄,又推又撞的把两边的桌椅撞得横七竖八,他一时插不进手去。只能在一片呯呯砰砰声中扯着脖子连声喊“景琰!别打了!”

  萧景琰打发了性,充耳不闻。他其中一个对手不知是被揍的还是吓的,后退时被椅子绊了一下,仰天摔倒,被萧景琰就势扑上按在椅面上痛打。另一个从后面勒住萧景琰试图解救同伴,却被他用力一个肘击甩开,松手摔出去时撞倒了一张课桌,声势惊人。

  萧景琰还要继续揍躺着的那位,忽然胳膊一紧,有人对着他耳朵大吼:“萧景琰!!你疯了吗!”却是梅长苏终于踩着桌椅跳了过来,抱住了他手臂。

  萧景琰横眉怒目地扭头,一只拳头举起一半,等到看清楚拉住他的人是谁才慢慢放下,呼呼喘着粗气,梅长苏心惊地看到他眼底一片赤红——

  这场骚动声响太大,走廊尽头教师办公室里批作业备课的老师们终于被惊动,班主任带头冲进来,一看满地狼藉和几个鼻青脸肿的男同学,顿时怒发冲冠,声音都劈叉了:“你们几个……在干什么!!!”

  然后大步进来检查过几人的伤势,发现都是皮肉伤没大碍,就将五人一齐拎到办公室,沿着墙根站成一排接受审讯。

  一开始挑头抢梅长苏眼镜的那小子大概对两个脸上挂彩的兄弟心存愧疚,毕竟事情因他而起,可他却只是屁股上挨了一脚,于是抢着开口为己方洗清罪责:“老师,我们在教室里跟梅长苏说话,萧景琰冲进来就拿球砸我,还打人!”另外两个也急忙附和:“就是就是,他先动手的!”

  班主任几十年和这些小崽子打交道的经验,哪会听不出其中的猫腻——这三个显然是调皮不爱学习那一拨的,和文静用功的梅长苏有什么可说?

  她干脆跳过了低着头仍满脸倔强的萧景琰,直接问梅长苏:“是这样吗?”

  梅长苏只好端出满脸的温良跟老师告状:“老师,这事儿不怪萧景琰同学,他都是为了帮我。”他把事情的经过讲了一遍,每个字都是事实,只不过侧重点稍有不同。比如谁先动手这一点含糊带过,但是格外强调了那三位把他围在中间要揪他衣领动粗的部分,“杨俊说我不让他玩眼镜,要揍我。萧景琰进教室刚好听到,急着过来帮我,才跟他们打起来的。”

  老师对梅长苏这样好学生总难免有些偏心的,何况他讲话有条有理,即使在这样的情形下仍保持着礼貌,对老师以“您”相称。而语气神态中流露出对三个调皮学生的隐隐惧怕更是让老师心疼不已。偏偏等他说完班主任还没答话,旁边那三个倒霉蛋就忍不住叫起屈来,他们到底也没傻到家,知道照梅长苏这样的说法,他们三个挨揍的得负主责。“老师,我们没有啊!”“我只是嘴上说说,还没动手呢!萧景琰就冲过来了!”“老师,梅长苏和萧景琰是一伙儿的,你不能相信他!”

  梅长苏自然不和他们做这种低级的口舌之争,略带委屈地看了老师一眼,仿佛不敢和他们争辩一样低下头,同时在心里为自己的演技叫了声好,无端地想起一段相声——“什么金鸡奖百花奖,我连选它们都不选!”*

  班主任被三声部合唱吵得头晕,还没开口,一旁的语文老师忍不住了:“胡老师,梅长苏同学一向遵守纪律,学习态度特别端正,我看他不会撒谎。”语文老师大概是众任课老师中第一个被梅长苏折服的,首先那笔工整漂亮的字拿上来一看赏心悦目,再加上写作文词句通顺,文采斐然,开学第一次摸底测验就得了99分——作文扣了1分,是老师怕他骄傲。语文老师还撞见过他读大部头的世界名著,要知道这些书是他平时说破了嘴皮讲干了口水也没几个学生会真的用心去读的,而这一届学生刚上初一,他还没叫他们读呢——可见这是个难得一遇的可造之材。教了半辈子书总是遇到朽木的老头儿无条件相信这个人才的品行,坚定不移地站在他这边。

  在三个调皮捣蛋的学生和一个用功的好学生各执一词,班主任信谁自然不言而明——趁语文老师帮腔的当口运足了气,对准三人开火,从“我不相信梅长苏我还相信你们几个啊?人家放学在教室学习,你们放学在做什么?”到“自己不学还要影响别人,上课不守纪律的也是你们几个”再到“周一的随堂测你几分?你又几分?就你们这个分数,我要是你们我都不好意思抬着头走路!”

  滔滔不绝地训斥了十多分钟,那三人已经向脱水的蔬菜一样蔫了,班主任才吁口气收了神通。最后瞪了萧景琰一眼:“你想帮助同学是好事,但不能以暴制暴啊。下次遇到这种情况,立刻来找老师报告,逞什么英雄好汉!”

  萧景琰梗着脖子不说话,梅长苏拿手指用力捅他腰眼,他才不情不愿地点头“哦。”又被梅长苏捅了几下,悻悻补充:“下次不会了,老师。”

  但这毕竟是重点中学,打架斗殴是决不允许的。参与打架的四人最终还是被要求请家长——即使老师不请,家长们看到孩子受了伤也会找到学校来。

  放学回家的路上萧景琰有点恹恹的没精打采,也不知道是方才用力过猛,还是担心回去母亲见到自己这幅德行会生气。

  梅长苏坐在自行车后头,探头看着他破皮的嘴角也颇担心,忍了忍还是问:“你刚才怎么回事?”

  萧景琰没吭声,过了一阵才闷闷回答:“我也不知道……看他们围着你,脑子一热就炸了……”

  你那脑子是二踢脚吗?梅长苏无力地捏了捏眉心,到底没忍心再说什么。好友这么发了疯似的护着他,要说一点不感动是假的。感动之余他又忍不住去琢磨——萧景琰这反常的表现,会不会也是受“前世”影响的例证?

  毕竟以萧景琰的性格,发生了“前世”那些事之后,一定会觉得对自己亏欠良多。可偏偏没机会补偿,在自己死后多半还很愧疚了些时日,这愧疚不知是不是发酵成了什么执念,所以导致他在这老喜欢粘着自己,今天又对他的安危过度反应?

  不过这些猜测,这辈子恐怕都没机会证实;就像他再也没机会对萧景琰说一句“那些事不怪你,不是你的错”。

  城市将暮未暮,夕阳将街道的车流和人群都染上一层淡淡金红。梅长苏在傍晚的和风中轻轻叹息:“今后别再这么冲动了,打伤了人不是给静姨他们惹祸吗?”

  萧景琰闷头蹬车,嘟囔一句“知道了”。

  梅长苏拍拍他背:“不管怎么样,还是谢谢你。”

  萧景琰侧头瞪他:“什么叫不管怎么样?有你这么说谢谢的嘛?我要是没及时出现,你还不知道被人揍成什么样了呢!”

  梅长苏一扬眉:“哎,萧景琰,小瞧我?你要是没出现,我一个人也能把他们三个打趴下你信不信?”

  “不信。”抛下斩钉截铁的两个字,萧景琰扭回头去继续奋力骑车。

  “走走走!回去咱俩练练!”

  “练就练,怕你啊?”

  

  然而两人当天并没能练成。萧景琰本想着去梅长苏家躲躲,处理一下脸上的伤再回家,结果一进厂区大门就碰上了下班回来的母亲。

  林静一看到儿子的脸就怒了:“刚开学你就跟人打架?!”

  梅长苏连忙帮着解释,添油加醋的将自己刚才的处境说得艰险万分,俨然像是萧景琰要没出手自己不死也会重伤一般。

  林静听完横了儿子一眼没再训斥,只说“走,回家上药去”。又拉上梅长苏,“小苏也去,静姨给你做荠菜豆腐。”说着摸摸他脑袋,“我们小苏今天可怜了,险些叫人欺负。”

  梅长苏哭笑不得,他如今身高已经超过静姨,静姨还是当他小孩子。一来不便拂逆静姨的好意,二来怕自己走了萧景琰再挨训,三来确实馋静姨做的荠菜豆腐了,他就干脆地应了声“好”,跑到自家单元楼下以喊话的方式告诉父母自己去向,跟着去了萧景琰家。

  林静进门就接手了丈夫系着的围裙和他正在做的菜,叫他赶紧骑车上菜市场买半只盐水鸭去。

  盐水鸭是萧景琰最爱吃的菜之一。梅长苏隐约感到自己怕萧景琰再挨训是多虑了,静姨这个样子看起来不但已经不生气他打架,反倒有褒奖的意思?

  相比林静,萧选的情绪就外露多了。他虽然也没公然表扬儿子在学校打架斗殴这种行为,吃饭时却要求额外多喝一盅酒——他每天晚餐喝一小杯,是多年来的习惯,戒不掉,却也不轻易多喝,可见今天是高兴了。

  喝下两杯小酒,萧选嘿嘿笑着顶着妻子的白眼吃几口她夹给自己的菜,忽然对梅长苏感叹:“你们小哥俩难得啊,从小一起长大,啊?现在还这么好,景琰帮着你不叫人欺负,你看着他的功课不让他瞎玩——好!”又拍了拍儿子的肩膀,“这样的朋友一辈子大概就这一个了。你们好好的,将来长大成人也别疏远了。你们这代人呐,都是独身子女,以后有点什么事连个能互相照应的都没有……”

  林静给他盛了一碗汤,嗔道:“有什么事?他俩一辈子平平安安的能有什么事?多喝了一盅你就上头了?快吃菜喝汤。”

  萧景琰叼着鸭腿对梅长苏一笑:“爸你放心,我跟小苏肯定是一辈子的好兄弟。”

  

  第二天是萧选抽空去的学校,本来还做好了跟对方家长陪陪笑脸说说好话的心理准备。谁知此这事被班主任老师直接定性为打架斗殴,那三位的家长知道自己儿子人多欺负人少,也不好说什么,双方互相道歉,又一齐跟老师道歉,保证回家一定好好管教孩子,也就过去了。

  只不过期间不时有各班的班干部课代表之类的来办公室找老师或者交作业,这事很快就一传十十传百,没到放学就全年级都知道了。

  萧景琰一战成名,从此在班上确立了绝对老大的地位。班上同学们给老大面子,对他的兄弟小四眼也变得十分宽容友善了。

  *******************************************

注:该段相声是姜昆李文华的《想入非非》。(小时候可听的东西少,就这几盘相声磁带翻来覆去听了不知道多少遍,以至于到现在脑子里还时不时窜出几句来……)


评论(46)

热度(29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