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圆(十)

感谢金主 iamhappylazy,弗罗拉、泛泛之辈、漠冉孤烟 的打赏~~

*************************************

  上小学之后,萧选分到了一套厂里的宿舍房,萧家搬到了与梅家一栋楼之隔的单元里。于是两个孩子一起上学,一起放学。放学后谁家大人有空就在谁家吃饭写作业,堪称形影不离。

  平时写完作业后萧景琰就下楼去和厂宿舍区里的其他孩子一起玩,他虽然原因不明地依恋梅长苏,但毕竟是孩子,做不到为了他呆在家里不出去玩。

  他自然也锲而不舍地每天都试图拖梅长苏同去,奈何梅长苏对捉迷藏、警察抓小偷或者干脆就是瞎跑之类的活动毫无兴趣,大约十天里能有一天勉为其难地跟他下去看着他们闹一会儿,还是看在母亲念叨“小苏也别老在家里闷着”的份上。

  可四年级这次期中测验成绩出来,萧景琰被老师点名批评“退步很大”之后,梅长苏不但不自己不下楼玩,也不打算让萧景琰去了。他先找萧选夫妻告了一状,然后提出要帮萧景琰补一补功课,征求他们同意。

  萧选夫妇自然是同意的,而且对此感激不尽,少不了又把梅长苏大大夸奖一通,说幸好景琰交了你这个好朋友云云。萧选到这地步不得不承认人家的儿子是比自己那个懂事省心些,难免有点憋闷,破天荒地训了萧景琰一顿,要他跟小苏学习,好好用功,期末考成绩再掉就不给他买游戏机了。

  这个所谓游戏机是近一两年才从J国那边风靡过来的、后来被称为“红白机”的玩意儿。这些年随着改革开放新东西层出不穷,梅长苏刚“醒来”时家里的黑白小电视如今也换了20多寸的大彩电,这个游戏机可以接在电视上玩耍,在孩子们——尤其是男孩子中间,吸引力是致命的。

  萧景琰早就闹着想要一台,但林静在医院工作,平时接触了太多因为沉迷电视和街机厅而导致近视眼的孩子,因此一开始坚决反对。林静平时待人轻言细语,出了名的性情温柔。只有相熟的人才知道她外柔内刚,萧家是她说了算。萧景琰软磨硬泡了许久,才好不容易换的她松口,答应今年过年买一台,现在却眼看着要黄了。

  萧景琰气得想哭,第二天上学第一次没等梅长苏,到了学校也梗着脖子不肯和他说话,偶尔视线相碰就重重“哼”一声弧度极大的扭开脸,生怕梅长苏不知道他在怄气。

  梅长苏自然知道他在怄气,大概也猜到他为什么怄气,但决定这次无论如何不能惯着他。

  他已经搞清楚这个世界的“科考”制度,知道他们读完小学接着是三年初中,这九年义务教育过后就面临分流。分普通高中、职业高中、技术学校、中专等等,其中普通高中三年学业后参加高考,才能进入这个世界最高学府“大学”。

  他这时当然没有高瞻远瞩到能预知将来的社会人力资源需求,但课本上不是写着“知识就是力量”吗,书总是多读一点好,知识总是多储备一点好。这一两年父母时常议论单位上新分来的大学生如何备受器重,父亲这个技术总工被他们带来的新知识新技术逼得晚晚回家挑灯夜读,四处去找翻译资料文献来提升自己,而随着机器自动化程度越来越高,那些普通工人反而越来越闲,梅长苏有时经过厂房值班室都能见到他们三五成群的凑在一起打扑克。

  他不希望萧景琰成为那群打扑克的人中的一个。那可是萧景琰啊。

  他本来打算等萧景琰气消了好好跟他说说,可两节课下来被萧景琰三番五次的“哼”一脸也禁不住火了。

  或者这火气由来已久,只是一直被他严严实实地捂在心底而已。

  他不明白萧景琰怎么会这个样子?另一个世界的景琰从小就端肃稳重,不论是在宗学还是恩师黎崇座下都一直恪守规矩,勤勉好学。那时反而是他时常顽皮,撺掇着景琰逃学或者作弄同窗之类。

  而现在两人就仿佛角色互换。

  梅长苏没去细想自己生气是因为萧景琰如今的学习态度,还是因为眼前这孩子与他记忆中的那个不一样。

  他冷下脸,整整一天没再看过萧景琰一眼,自然也不肯和他说话。放学时自顾自收拾了书包就走,假装没看见萧景琰正讪讪回头想要和他说话。

  小学离家很近,梅长苏心里憋着火走得又比平时快,不到十分钟已经到了宿舍区门口。这时身后传来急促奔跑的脚步声。不用回头也知道,是萧景琰追上来了。果然片刻之后,一根冒着寒气的橘子冰棍递到了他嘴边。

  梅长苏往后躲了躲,不去接冰棒,斜睨了正叼着另一根冰棍对他嘿嘿傻笑的萧景琰一眼:“干什么?”

  萧景琰倒退着走,又把冰棒朝他递了递:“请你吃。”

  他拐到学校旁边的小卖部去买了冰棒,一路狂奔着追上来,跑得一头热汗。身后的书包两根肩带挎在一边肩膀上歪歪斜斜的,拉链都没拉好,一本不知是什么课本卷成个卷支楞出一半,随着他一蹦一跳极不安分的脚步摇摇欲坠。

  梅长苏看着他这乱七八糟没正形的样子就来气,冷冷丢下一句“不吃”,绕开他就要往前走。

  “你这人……”萧景琰手僵在半空,急了,“小心眼!明明是你先找我爸妈打小报告,你还生气!我爸从来没这么骂过我,还说不给我买游戏机了你知道吗?”

  梅长苏一怔。是啊,这个世界里萧景琰的父母平时甚至不舍得训他,他怎么会和那个自小养在深宫、母妃出身低又不得宠的皇子一样呢?他被父母娇宠着捧在手心里长大,自然可以任性顽皮,不需要担心做错事说错话而给自己和母亲招致麻烦甚至祸殃。

  那个世界的景琰或者不是天生稳重,只是没这肆无忌惮的福气罢了。

  梅长苏想到这心里很不是滋味,既为那个世界的景琰难受,又对眼前的小景琰十分愧疚——他才十岁,自己竟和他怄气……大概是太思念那个世界的故人,又太孤独,迁怒于人罢了。

  他接过冰棍咬了一口,被冰得牙疼,皱了脸说:“十一月还请人吃冰棍,有病。”

  萧景琰嘟囔:“那你别吃啊!”仍旧倒退着走。

  两人一正一反,脸对脸地沉默着吃了大半支冰棍,就到了梅长苏家楼下。梅长苏感觉嘴唇都冰得没知觉了,眼见萧景琰还在退,终于忍不住说:“好好走路。”

  萧景琰依言转了个身跟他并排,拿肩膀轻轻地撞了他一下:“不生气了?”

  梅长苏撞回去:“不学猪哼哼了?”

  “你才学猪呢!”萧景琰又撞他一下,随即胳膊一抬搭上他肩膀,“我去你家写作业。”

  梅长苏不置可否地笑笑,同他一起上楼:“你爸说不给你买游戏机了?”

  “说期末考成绩再掉就不买了。”萧景琰一说起这个就愁得不行。

  “我包你成绩不掉,游戏机有我的份没?”梅长苏和他说话时总忍不住带上逗孩子的口吻。

  “那当然!”萧景琰却从没觉察,闻言又高兴起来,“到时候我教你!我前天去方胖子家玩,那个魂斗罗真的特别特别好玩……”

  梅长苏微笑着听他兴致高昂地讲游戏,忽然脚步一滞——

  等等,萧景琰什么时候比他高了小半个头了?难怪刚才搭他肩膀搭得那么轻松呢!

  梅长苏侧目仔细看看,发觉萧景琰不单高了,身板还壮了,相比之下自己显得……有那么点瘦弱,顿时胸口发闷。

  明明不久之前还是他比萧景琰高啊!哪怕只是两三厘米的差距。否则老师也不会叫他坐萧景琰后面,可这傻小子是什么时候偷偷长得超过自己的?

  他一直把萧景琰当成小孩,而时常忘了自己的外壳也是个小孩,现在想到要被个小孩俯视,将来教训他还得仰着头……简直岂有此理!

  

  萧景琰那天被梅长苏盯着一笔一划做完老师布置的作业,又被他逼着复习预习,没完没了,听着楼下小朋友撒欢玩耍的声音抓心挠肝,可还不敢露出坐不住、不耐烦的样子来——因为梅长苏的脸色很不好看,恐怕是还在生气。

  梅长苏并不承认自己在生气。他只是在思考,思考自己为什么突然就比萧景琰矮了这个问题。

  结合从报纸杂志和电视科普养身节目里得来的信息,思来想去,他不得不憋屈的承认,最主要的原因可能是他挑食,外加活动量太小。

  但要说这叫挑食,梅长苏又觉得自己很冤枉——无论是幼儿园还是小学的食堂都是大锅菜,光看那颜色形状就足以倒尽胃口,任何一个对食物有正常品鉴能力的人都不会喜欢。绝不是因为他“前世”锦衣玉食惯了无法适应平民口味。铁证就是母亲的厨艺也十分一般,可他还不照样做什么吃什么。

  他没去想家里的饭菜一则都是单锅小炒,味道自然不是大锅菜可比;二则几乎全是他爱吃的食材,而避开了他不肯吃的比如葱、生姜、香菜等等等等一长串雷区;三则那是母亲手所做——他经历过父母双亡的滋味,至今记得在琅琊阁惊闻母亲自刎时的心境……所以现在能再尝到她亲手做的饭菜,哪怕像西游记里妖精拿来的食物一样都是蚯蚓泥沙,他大概也会甘之如饴。

  总之他思索半天,觉得食物这个问题无解——就算是为了长个头,他也没办法勉强自己像萧景琰一样吃嘛嘛香地宽容对待食堂,顶多以后每天捏着鼻子喝杯牛奶就是极限了。所以还是只有在活动量上着手。

  可是怎么加大活动量?

       要知道小学生的生活也很单调。那时还没实行双休制,一周要上六天学。父母工作都忙,周日就算能正常放假,也多半要用于柴米油盐的杂务,不能常常带他出门去玩。体育课一周两节,还经常被语文数学老师侵占。同龄人们最剧烈的运动就是在操场上追跑打闹,以及回到住家的小区、大院、单元楼下追跑打闹。

  梅长苏思来想去,觉得也不能为了长个头降格去跟着萧景琰他们疯跑当运动,眼睛一瞥看到茶几上的报纸。正好摊在最上面的体育版,今天有一篇关于时下正声名大噪的“马家军”的报道。梅长苏忽然想起之前也在报纸上读到过,说长跑是很好的锻炼方式,尤其是晨跑有这样那样的好处,又不需要专门的场地和器械。梅长苏想自己何不跑起来?虽然对一个四年级的小朋友来说选择这种运动方式而不是更热闹的足球篮球会有些奇怪,但他文静内向不爱说话不太合群的形象已经深入人心,想必父母也不会多惊讶。

  萧景琰完成了小梅老师布置的所有额外作业之后,窗外小朋友玩耍的声音都消失了,他也该回自己家睡觉了。他收拾好书包,正要和梅长苏说话,后者忽然把手里的课本一合,严肃的说:“我决定了。”

  “啊?”萧景琰茫然看他。

  “从明天起,我要每天早晨起来跑步。”梅长苏宣布。

  “跑步?”萧景琰半张着嘴算了算时间,忍不住嚷起来,“那你得起多早啊?!”

  “也不用起多早,早起半个小时就行了。”梅长苏自律惯了,早起片刻对他来说不算什么。他没打算叫萧景琰一起跑,因为知道萧景琰和所有的孩子一样,早晨要母亲千呼万唤才能从被子里爬出来。

  谁知萧景琰苦着脸发了会儿呆:“我也跑。明早在三单元门口见,几点?”

  “六点半吧,”梅长苏惊讶地扬眉,“你起得来吗?”

  “少小瞧人。”萧景琰下巴一扬,起身把书包甩到背上,“叔叔阿姨,我走啦!”

  *********************************************

这章小学,下章大概就中学了~我也很想让他们快点谈恋爱啊(搓手

评论(68)

热度(3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