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圆(九)

抱歉大家久等啦~~写得急没检查错别字,大家发现的话请务必告诉我,谢谢!

************************************

       梅长苏隔三岔五就能在幼儿园门口见到萧选。他工作忙,但只要一有空就必定要抢着来接自己的宝贝儿子。

  梅长苏第一次听到他嘴里喊出这四个字时,他正弯腰张开手臂接住像小炮弹一样冲进他怀里的萧景琰。

  “宝贝”,“儿子”。

  梅长苏当时忍不住低头笑了笑。

  萧选对他非常友善,甚至可以称得上疼爱,每次遇见了总热情地喊着“小苏来叔叔抱一个”,梅长苏每次都假装怕生害羞躲到母亲身后,他也不介意,呵呵笑着掏出给景琰备的糖果点心分给他。

  梅长苏这时已经知道他和萧景琰上的这个幼儿园是父亲工作的工厂子弟幼儿园。萧选和父亲是同事,两人同年进厂参加工作,早些年因为工作上某些分歧,互相很是看不顺眼。不过这些年大家都结婚生子,火性大减,两位夫人和两个孩子关系又好,他们也就不好意思再为从前那点龃龉耿耿于怀,在厂子以外的地方碰到也肯尴尴尬尬地点头打个招呼,说几句与工作无关的话了。

  梅长苏不知道两家四个大人这样的相处究竟是这个世界的巧合,还是“前世”夙缘未了,他只觉得萧景琰对他是确凿有些古怪的。

  萧景琰特别黏他。在幼儿园里几乎是他走到哪就跟到哪,他做什么萧景琰就做什么。

  萧景琰还特别听他的话。不管是拿走他正玩得高兴的玩具叫他去洗手或者逼他擦鼻涕,还是死命扯着他不让他动手打人,他都会听话。气鼓鼓老大不情愿的,但总是会听。

  可是这个年龄的幼童不会这样交朋友,大家都是一会儿好一会儿吵,把“我再也不和你玩啦”挂在嘴上,然后转头又玩在一起。大多数出了幼儿园的门,连班上小朋友的大名都说不清楚。

  所以他禁不住去猜测,萧景琰对他的亲近,或者真是受了另一个世界的影响?

  

       幼儿园的生涯乏善可陈,要不是有个小狗似的萧景琰在旁,梅长苏觉得自己一定是度日如年,要活活憋出病来。

  但因为萧景琰,他虽然不喜欢,却总记挂着要去,有时生个小病在家呆两天,还要担心那傻小子天热天凉不知道加减衣裳,会不会又去欺负别人或者别人欺负,十足操的是做父母的心。

  到了五六岁,两人升了大班,老师开始教写一些简单的数字和汉字。梅长苏虽然没用过铅笔,但一通百通,略加熟悉之后就得心应手。其他小孩是努力要写得工整,他却要费力故意乱写乱画,免得一手在“前世”也算千金难求的书法吓坏老师。

  这期间梅长苏想尽一切办法,利用一切可以利用的时间,努力学习吸收关于这个世界的一切。

  他也得知了乐瑶姑姑在这个世界仍然是他的姑姑,但这里没有那个觊觎她的不可违抗的帝王,她通过“自由恋爱”嫁给了言阙。长子言禹,在他恢复“前世”记忆那年已经上小学六年级。次子言津当时还在腹中,梅长苏听父母为此担忧不已的议论,才知道这个世界这个国家彼时正在实行“计划生育”,乐瑶姑姑夫妇的做法是不被允许的。可是两人无论如何还是留下了这个“超生”的孩子,代价是两人的公职都被解除,言阙一怒之下携妻儿南下,投奔一年前也因为同样理由离职去了S城的谢玉,一同成了改革开放大潮中第一批下海弄潮的人。

  而谢玉依然是他的姨父。

  其余他挂念的故人,比如飞流蔺晨蒙挚霓凰他也一直留意寻觅,可惜幼儿园的生涯两点一线每天见到的人实在有限,就算他们都在这个世界,人海茫茫,却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遇上了。

  

  梅长苏在幼儿园里得到了无数的小红旗小红花和所有老师的交口称赞后,顺利升入小学。

  小学毫无意外地还是和萧景琰一个班,并且两人前后桌。萧景琰一如既往地黏他,时常视课堂纪律为无物,动不动就扭头和他说话,致使两人一起被老师点名批评。萧景琰不怕批评,就算被拎起来到教室后头或门口罚站都不能断绝他和梅长苏说话的执念。梅长苏虽然从没不讲义气的申辩过,每次被罚站被批评都老老实实地低头受着,但经验丰富的老师还是很快看出他不过是被“连累”的一方,见屡教不改,一怒将两人座位调离。

  萧景琰随着年龄渐长,已经不像三岁时那么爱哭,可当班主任命令他收拾书包坐到教室那一头去时,他竟嘴巴一扁一扁,泪水在眼眶转来转去,倒叫班主任十分惊讶——没想到这个怎么批评都很皮实的小子居然怕换座位?梅长苏看得心疼,主动去和班主任保证说以后上课再也不讲小话,还保证会监督萧景琰也不讲。班主任老师是个四十来岁的中年妇女,典型的刀子嘴豆腐心,对学生十分严厉,却也是十分的关心疼爱。当下又数落了两人一通,撂下狠话说再逮着他俩上课说话,不但要换座位,还要请家长,但总算放过了这一回。

  梅长苏看萧景琰一听不用换座立马喜上眉梢,老师后头的话显然充耳不闻,不得不敲钉转角地强调:“上课不准再跟我说话。要是害我被请家长,我就不跟你玩了。”

  萧景琰满脸不情愿地答应了,上课时果然再也不和他说话——改传小字条了。而且他学乖了,每次传字条都等老师背过去写黑板,一只手从另一只胳肢窝下头穿过去,自以为神不知鬼不觉地轻轻放在梅长苏的文具盒里。

  他们终究还是被请了家长。

  因为这样传字条老师虽不易发现,却瞒不过同学。小班长和小学习委员肩负维护班级纪律的重任,很快就把这两个不法之徒的行径报告给了老师。班主任某天佯装回身写板书,却在写到一半时淬不及防地扭过头来,正巧抓住梅长苏从文具盒里拿起小纸条还没来得及藏到桌下的一瞬间。

  第二天放学后梅石楠和萧选被请到了老师办公室。老师点名要见父亲,因为担心做母亲的心软。结果老师还没说几句,两个当爹的就在办公室里吵将起来——梅石楠认为自己儿子一直又乖又懂事,回家都是自己静静做功课,做完了就看课外书,怎么可能一再违反课堂纪律?一定是被萧家小子带坏的!萧选一听就不高兴了,我儿子难道不是又乖又懂事?两个孩子从小就是好朋友,凑在一起喜欢说话很正常嘛!况且还不知道是谁起的头呢,什么“带坏”不“带坏”说得这么难听!

  两人吵得不可开交,老师反成了劝架的,梅长苏头大如斗,一瞥眼却看到萧景琰站在角落里眼巴巴地望着他,眼泪又在打转……他只好长叹一声,走过去问:“你又怎么了?”

  萧景琰吸了吸鼻子:“请家长了……你是不是以后不跟我玩了?”

  梅长苏当时的心情,大概约等于一个溺爱孩子的父亲看到犯了错的孩子可怜巴巴地问“爸爸,你是不是生我的气了”,再有天大的气也只好消了。“没……算了……”

  一旁两个父亲兀自在争执,双方要表达的意思都是“我儿子天下第一,一定是你儿子的错”,梅长苏看着眼泪汪汪的萧景琰忽然计上心来,小声说:“哭。”

  萧景琰红通通的小鹿似的眼睛瞪大了些:“啊?”

  梅长苏四下一瞥,见大人们都没留意他们,凑到他耳边小声说:“你使劲儿哭,然后这么说……”如此这般地交代了一番,萧景琰也不知听懂没有,点点头就“哇——”的一声——振聋发聩,吵架的劝架的全都停下,齐齐向他们看来。

  萧选第一个慌了,奔过来手忙脚乱地给萧景琰抹眼泪,压根儿没发现他雷声大雨点小,并没多少眼泪可抹:“儿子!儿子怎么了?怎么哭了?”

  萧景琰在他怀里望着梅石楠:“梅叔,我以后还能跟小苏玩儿吗?”

  梅石楠顿时尴尬得手足无措,连忙蹲下身来:“当然可以,当然可以!别哭啊孩子……”

  萧选扭头愤愤瞪他,那意思显然是“你看你把我儿子弄哭了”,梅长苏连忙适时拉了拉他衣袖,插嘴:“萧叔……你是不是生我的气了?”

  萧选立刻和梅石楠如出一辙的尴尬,一手把他也拉到怀里搂着:“没有没有,叔怎么可能生你的气?”说着轻轻在自己脸上拍了一巴掌,“你叔这张嘴不会说话,一时急了……绝不是冲你啊小苏。”万分歉疚地摸着他的头顶,和梅石楠对望一眼,两人都讪讪地移开了视线。

  班主任劝架劝得气喘吁吁,这时总算能插进嘴去,甚至都不想再追究两个孩子的问题了:“你们看看你们……还不如孩子们懂事!吵什么吵?这给孩子树立的什么榜样?”

  最后这场风波在萧景琰感人肺腑的抽泣声中以两个父亲像老师点头哈腰地赔礼道歉和梅长苏无比恳切地认错和保证结束了。他俩的座位还是没被换开,两人一直前后座到了小学毕业。

  不过萧景琰总算有所收敛,至少在班主任老师的课堂上能忍住不再和梅长苏说话了。

  

  小学的课业对梅长苏来说自然易如反掌。但就连语文都有他不熟悉的东西,比如说“汉语拼音”。数学他会加减乘除,可那些符号公式他见所未见。其余自然、美劳甚至学简谱的音乐课,教小朋友们“不要围观尾随外国人”的思想品德课,对他来说都那么新鲜。一年级的课本虽然浅显,但梅长苏能感觉到这些浅显的文词背后都是一门乃至数门繁复深奥的学科,他迫不及待地想要学习,想要了解。

  经过幼儿园数年漫长的装傻,他一直努力扮演一个“比同龄孩子聪明一点点”的形象,逐步让父母不感到惊讶的接受他识字的能力和速度,到了小学他终于可以抱着父母亲的书正大光明地看,而不必再装作“翻着玩”了。

  他扎在书堆里,如饥似渴地汲取这个时代这个世界的知识,难免显得过分文静和不合群。也幸好那个年代多数家长还没有“儿童自闭症”之类的概念,父母只觉得爱读课外书是好事,在家乖乖地读书不出去疯跑疯闹更是省心,母亲甚至专门为他办了张市图书馆的借书证,借一些她认为适合孩子看的书回来给他。

  小学六年,梅长苏的成绩毫无悬念地一直稳定在全班前五。之所以不是第一,是因为他第一学期考了全班第一后,屈居第二的班长小姑娘哭得很伤心。哭得梅长苏很过意不去,觉得自己好像靠成年人的记忆和智力作弊,抢了人家小姑娘的第一。自此后凡考试他总故意答错几题写几个白字,把成绩维持在既能令父母满意高兴,又不至于太出头的水准上。

  与他相比,萧景琰就像个“阅读障碍症”患者,放学后多看一页书多写一个字仿佛能要了他的命。四年级之前他还能凭聪明的头脑把成绩维持在中上游,四年级之后就开始明显下滑。萧选和林静还没怎么,梅长苏先坐不住了。

  

 *******撸主有话说**************************

想要快一点掠过童年时代,可能信息多有点乱了……涉及故人们的设定全是我的私心,说不出什么理由的。觉得不合理的朋友多包涵。

另外各位90后甚至00后的朋友们,老衲非常尴尬地向各位说明一下,这里设定他俩是80年代初生人……我们80年代初呢,小学是不学英文的……我们真的有思想品德课,真的有一条“不要围观尾随外国人”哦(印象深刻


评论(71)

热度(3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