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圆(八)

感谢金主 iamhappylazy,青空落雪 的打赏~鞠躬~~

那啥,整章幼儿园,祝大家节日快乐,像小朋友一样无忧无虑地度过假期哦~

********************************************

  确切的说,梅长苏先看到的是他的静姨,前世的静妃娘娘。

  这个静姨也和母亲一样,比他记忆中的年轻许多,一头秀发也烫成了大波浪,束在脑后。梅长苏作为一个古人,不懂欣赏这弯弯曲曲的发型好看在哪里,但静姨和母亲在他眼里无论怎样都是美丽的。

  看到静姨他愣了片刻,连举步都忘了,下意识地下移视线去看正拽着静姨衣衫下摆大哭的小崽子——前世他比萧景琰小两岁,而且幼年的记忆模糊得接近于无,他其实并不知道萧景琰三四岁的时候长什么样子。可就这一眼,他立刻无端地断定这张大嘴哭得满脸眼泪鼻涕的黑小子就是萧景琰,而全然没去想在这个什么都不同的世界,静姨很有可能并不是萧景琰的母亲。

  幸而他母亲的下一句话就证实了他的判断。母亲也看到了静姨母子,扬手招呼:“小林——哟,景琰怎么哭成这样?”

  静姨回头,见了他们笑着回应:“秦姐。又不想上幼儿园呗,天天都得哭一场。”远远向梅长苏弯下腰:“小苏,早啊。哎,小苏的病可算好了,着急死人,我们景琰昨晚还在哭着问我小苏什么时候回来上幼儿园呢。”说着拿手绢给儿子擦脸,柔声说:“别哭啦,你瞧小苏来了,再哭他笑你咯。”

  梅长苏整个人呆滞着被母亲拖着走到萧景琰跟前,两个母亲聊了几句关于孩子生病和不想上幼儿园的闲话,他却只知道呆呆看着萧景琰。自从在这个世界莫名其妙地醒来,他似乎就无时无刻不在接受着冲击,资讯太多太密集,脑子反而麻木了,以至于他这时首先想到的竟然不是“静姨和景琰为什么也在这里”“还有谁在”这类问题,而是“景琰小时候长这样?”

  萧景琰原本还在号哭,并不在意会被人取笑,可被他盯着看了一会儿好像感觉到什么似的,慢慢抽搭着止住了眼泪,挂着一条清鼻涕哽咽着喊他:“梅糖苏。”

  梅长苏这时才注意到他一双又大又圆的眼睛倒是十分熟悉,可全副注意力很快被他那条似乎下一瞬就要流进嘴里的鼻涕吸引,浑身寒毛直竖,简直想抢过静姨手里的手绢给他擦拭。

  幸好这时幼儿园门口的老师招呼还在门口与家长生离死别的孩子们快些进去要关门了,静姨低头给儿子擤干净鼻涕擦干净脸,叮嘱他:“快跟老师进去吧。不哭了,妈妈一下班就来接你。”

  梅长苏的母亲把他的手朝萧景琰手上一递:“好好玩儿,别打架啊。”

  萧景琰乖乖牵住了他的手:“梅糖苏,肘。”他手心全是方才声嘶力竭大哭挣出来的汗,并且梅长苏确凿地瞧见他用手背抹鼻涕,因此心里十万分的嫌弃,十万分的不想牵他的手。可终究是故人重逢,还当着两位母亲的面,不好太过冷酷无情,只好努力忍耐着牵住,礼貌地跟母亲和静姨说了再见,一同进去。

  老师点名时梅长苏才确定“景琰”仍然姓萧,看来这个世界夫妻父子关系都没变。可转念又想萧选那么多妻子,难道这个世界也都娶了?那……乐瑶姑姑还有景禹大哥,是不是也在这里?

  再看向丁点儿大的萧景琰时,就忍不住有些心疼——要是在这里静姨也像前世似的不大得宠,那他父亲想必还是不怎么疼他。

  他自有千思万绪要厘清,可这幼儿园实在不是个适合思考的地方。四十多个三四岁的小孩聚在一间屋里,发出的噪音简直能把死人吵醒。梅长苏由此很敬佩带班的三位老师,他才进来不到一个时辰就生无可恋,不知她们是怎么日复一日还能带着笑脸的。

  而这在他看来就是寄存小崽子好让父母去赚钱吃饭的地方,居然还有许多安排,让他想找个角落坐着发呆都不行。点完名排队去做早操,做完早操做游戏。

  梅长苏面无表情地坐在地上,旁边小朋友们坐成一圈,兴高采烈地拍着手唱“丢手绢,丢手绢,轻轻地放在小朋友的后面……”七嘴八舌荒腔走板,吵得他头痛。忽然都指着他又笑又叫起来,他回头一瞥,发现是负责丢手绢的那位把手绢“轻轻地放在”了他后面。按照游戏规则他该捡起手绢去追那位,可是他不想。

  不想捡手绢,不想追着小孩子跑,不想跟一群小孩玩……

  可老师已经在点名鼓励:“梅长苏,加油!”坐在旁边的萧景琰不知道在激动什么,一个劲儿的推他:“梅糖苏!梅糖苏!”

  梅长苏忍无可忍,向天翻了个白眼:“梅——强——苏——”他一字一顿,想要纠正萧景琰大舌头的发音,却发现自己吐字也清晰不到哪里去,一时非常尴尬。萧景琰却很开心地笑了,伸手来拍他脑袋:“梅糖苏!”

  ……好吧,俩傻子。

  他终于还是捡了手绢,没精打采地蹒跚着去追那个因为他不起来而不知所措站在圈子对面发呆的小朋友。

  玩罢游戏,老师把孩子们带回教室,又讲了一会儿故事,才宣布接下来可以玩玩具。孩子们都纷纷奔去拿了自己喜欢的玩具,三五成群的围坐在小桌子边玩耍。自然也有没拿到想要的,或者两人抢一个抢得打起来了的,不免又是一阵哭闹。

  梅长苏为了不显得太不合群而引起老师过多的注意,也搬了个小椅子坐到萧景琰一桌去。后者拿到一盒五颜六色的木头方块,和另外两个小朋友一起专心致志地堆叠。

梅长苏看着他们将那些彩色木块慢慢叠出个尖顶小房子的形状也觉有趣,心想飞流一定喜欢这玩意儿。

  唉,飞流……也不知道那孩子怎样了?

  正想着,一个小男孩跑到桌旁咬着手指看,满脸跃跃欲试。梅长苏对这小子印象深刻,半个上午尽看见他四处捣蛋,惹哭了起码三个小朋友——属于那种多数人看了会在心里嘀咕了”这要是我儿子早被我打死了“的孩子。现在看他凑过来直觉不妙,刚想提醒萧景琰,就见那小孩手臂一挥,一巴掌把萧景琰他们的小房子破坏殆尽。玩积木的三个孩子顿时都呆了,有一个小丫头尖叫着“你干什么呀!”就哭开了,另一个也开始扁嘴,那小孩嘎嘎笑着跑了。梅长苏心想完了,萧小哭包还不得哭死?谁知他念头还没转完,萧景琰已经跳起身追着那小孩去了。他个头高些,跑得也更快,几步追上去重重在那孩子背上一推,那捣蛋的被推得一个马趴摔在地上,腿还在旁边的椅子上磕了一下,趴着张大嘴嚎哭起来。

  这一幕刚好被转过头来的老师看到,连忙赶过来扶起,一边呵斥肇事者:“萧景琰!你怎么又打人?我放学告诉你妈妈啊!”

  萧景琰梗着脖子,脸涨得通红,眼泪在眼眶中打转。梅长苏原本不打算介入两个幼童的恩怨,这下也坐不住了,举起手喊了声:“老师!”然后也不等老师许可,径自走过去指着萧景琰他们倒塌的积木把刚才的事跟老师说了一遍。

  老师的整个职业生涯中这还是第一次听到三岁小孩这么有条理有逻辑的表述,配上那奶声奶气的童音和若干处发音不准的字——那时还没有“反差萌”这个说法,老师只觉得这个一本正经讲道理的小朋友实在是太可爱,忍不住摸了摸他的脑袋:“好的,老师知道了。小苏真乖。”

  再转向那两个淘气包时,声音也禁不住柔和下来:“萧景琰,张晓宇,是这样吗?”

  萧景琰依旧梗着脖子点了点头,张晓宇兀自在嗷嗷大哭,于是被老师怒斥:“你还好意思哭?就你最淘气!去,罚站5分钟,今天没有小红旗!”

  张晓宇哭着去了,老师又教育萧景琰:“以后有事要叫老师,不管怎么样打人也不对。”

  萧景琰充耳不闻,默默蹭到梅长苏身旁牵起了他的手:“梅糖苏,一起,搭积木吧。”

  梅长苏顶着老师慈爱的目光,不敢表现出异状,只好被他牵着拽走,隐隐听到老师在后面跟另一位老师感叹:“梅长苏这孩子的表达能力真是好,有这方面的天赋。”另一位老师赞同:“以前就不错,生完这场病回来像是更好了。今天我看他也格外老实,所以老人说‘烧长烧长’,烧一场长一截。”

  这天放学时梅长苏得到了两面小红旗,一面是表彰他今天遵守纪律,另一面是表扬他乐于助人,主动帮助小朋友——他吃午饭时帮萧景琰擦了嘴。那傻小子吃一半撒一半弄得桌上一片狼藉也就算了,脸上还粘了好几粒米和油就来和他说话,他一时按捺不住给他擦了,正好被老师瞧见,受到了热烈的表扬,还成为老师号召全班小朋友学习的对象。

  

  三十岁的梅长苏和三岁的萧景琰一样痛恨上幼儿园,可又一样的无可奈何。他是个闲不住的人,但幼儿园这个地方叫他实在是除了发呆之外基本找不到其他事可做。他对那些儿童玩具没兴趣,偶然看到特别新鲜的会拿起来端详研究一二,想着飞流要是在一定喜欢,但要他跟小朋友一起坐着玩上半把个钟头,他真的是做不到。教室里倒是有一些图画书,但对他来说都太过简单低幼,随手一翻就意兴阑珊了。

  在这般的百无聊赖中,唯一可以称为”乐趣“的大概只有三岁的小景琰了。

  傻乎乎的小景琰很黏他,梅长苏看着他时常有种很不真实的感觉,既陌生又熟悉。他观察他,照顾他,保护他不被其他的小朋友欺负,约束他不去欺负别人,几天下来觉得自己好像成了萧景琰的另一个家长,有时一边替他擦嘴整理衣服,一边忍不住啼笑皆非。

  他尽量照顾得不着痕迹,偶尔也顺带手照顾一下其他的小孩,于是”乐于助人“的小红旗就几乎没断过,攒了一周换了一朵小红花,别在胸前襟上带回家去。

  在这期间他旁敲侧击地从父母口中问出,这个世界男人只能娶一个妻子,替静姨担着的心才稍稍放下。

  没几天之后,他见到了萧选——这天他被母亲牵着手走出幼儿园大门,看见萧景琰坐在和自己父亲同款的一架28寸大自行车横杠上,正兴高采烈地冲自己挥手。萧选推着车子笑呵呵地走过来,十分热络地先开口招呼:“小苏,你静姨说你在幼儿园尽照顾我们景琰了,谢谢你啦。来,叔叔请你吃糖!”说着从上衣口袋里掏出几颗包装纸上印着白兔的糖塞进他手里。

  梅长苏没料到会在这种场合见到这位“陛下”,双手捧着糖有点不知所措,母亲在旁说:“快谢谢萧叔叔啊。”他脑子里却全是眼前这人卧病在床,行将就木的模样。

  在这个世界他也变得年轻了,年轻而温和,依然有点胖胖的,看上去十分可亲,双眸中没了那些夹杂着猜疑、掂掇的冷厉。他和母亲不再是兄妹,却又没彻底成为陌生人,还能这样笑着寒暄……梅长苏一时感慨万千。

  他从在医院醒来起就不断试探父母是否有“前世”的记忆,到现在基本能断定他们没有。连鼻涕都不会擦的萧景琰显然也没有。那么萧选呢?

       将来有机会他会慢慢弄清楚。但这时他是真心希望萧选也不记得那些并不美好的往事,希望他在这里是真正的重新开始,可以毫无负担地做一个好丈夫、好父亲。

       “嗨,谢什么谢!景琰被我们宠坏啦,难得小苏肯和他玩。”

       萧景琰仿佛是为了证实他被“宠坏了”,在横杠上扭着身子摇摇欲坠地去掏父亲的口袋:“我也吃糖!”

      “哎,别乱动!”萧选手忙脚乱地腾出一只手扶住他,却没有呵斥,另一只手艰难地掏出一颗糖。

  **********************************

有朋友提到简繁体字的问题,我解释下:因为觉得不好安排情节,而且感觉大家都无师自通,苏哥哥想必更不成问题,就设定成这个世界不存在汉字简化这件事啦。

这个世界虽然是大体照我们世界来的,不过还是有私设,大家不必深究。

评论(82)

热度(37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