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圆(七)

感谢金主 上善若水厚德载物、泛泛之辈 的打赏~鞠躬~

**********************************************

  梅长苏恢复“前世”记忆时所受的冲击其实比萧景琰大多了——他一样以为自己死后到了阴间,见到了亡故的故人,看着满目没见过的东西,听着本已故去的父母穿着奇怪的服饰说些他听不懂的话,这些都罢了——最令他惊骇失措的是自己忽然变成了个三岁小孩。

  他很用了些时间才明白过来自己不是到了阴曹地府,而是来到了另一个千差万别的奇怪世界。在这个世界里他还只有三岁,父母双全。

  后来他搞清楚了他醒来的这间屋子叫做“病房”,他是在“医院”里,那些在病房中进进出出的穿白衣白袍的人是医生护士。他从父母和医生的对话中慢慢拼凑出个前因后果——他似乎是感冒,大概就是着凉染了风寒,引起发热,住进了这个专给人治病的地方。可不知为什么住进来后高烧一直不退,后来烧得整日昏睡,两三天没睁眼。医生验血发现血象高得吓人,可又没发现炎症,含蓄地跟母亲说“考虑白血病的可能性”,要家属做好心理准备。

  血象炎症这些词他都是很久以后才理解的,当时只猜到“白血病”大概是个极可怕的病,因为母亲说她当时腿都吓软了。

  母亲当然没有大肆渲染描述她当时的恐惧和悲痛,但梅长苏可以想象得到,何况他睁眼醒来时,母亲就坐在他床边,双眼肿的像核桃一样,已不知哭了多久。

  醒来后梅长苏又在医院住了一周,因为这高烧来得蹊跷去得古怪,而他因为脑子里疑问过多又时常显得呆呆的,医生和他父母都担心他被烧出了什么后遗症,希望他多留院观察几天。

  梅长苏没有萧景琰的幸运,醒来时身旁没有一个知根知底的故人引导解惑,只能自己一头雾水的摸索;可他又比萧景琰幸运,因为他的躯壳只有三岁,周围所有人都理解并允许他无知。有时试探着问出一个问题,母亲会略显惊讶,但最多也只是心疼的摸着他的脑袋说:“可怜的宝宝,生了场大病都傻掉了。”然后抱起他耐心地解答他的疑问。

  梅长苏就凭着自己过人的才智,一边暗中观察了解,一边装傻卖呆地向父母和其他成年人探问,出院时已经把这个世界的与他相关的生活常识弄明白了个七七八八。

  父母在这里似乎都是普通人,父亲是个什么厂的技术总工,母亲是小学校的老师,每天需要出工挣钱才能养家糊口。曾经的王侯将相真的已经“隔世”,他渐渐开始觉得,这个陌生到光怪陆离的世界,挺好的。

  他一直记得,出院那天,母亲拿网兜收拾好东西,父亲跨着一架大二八永久自行车来接他们。他被父亲抱到前杠上坐着,两手扶着前面的铁杆,又觉得新奇,又有些摇摇欲坠的害怕。母亲把网兜挂在龙头上,跳上后座,双手抱住父亲的腰。父亲俯下身,胸膛贴上了他的脊背,在他耳边笑着喊:“坐稳,出发咯!”

  他记得那带轱辘的铁架子忽然嗖地向前滑出去,风拂过他脸颊,扬起他额前的头发,感觉好像在飞。他抬头看着父亲的下巴和半个笑脸,听母亲嚷“你慢点!风大吹着孩子!”

  单车飞驰,驶向他们在这个世界的家。他不知不觉地泪流满面。

  

  他们的家很小很简陋,但梅长苏毫不在意。他不敢自比颜回,说什么安贫乐道,他只是觉得只要能跟父母在一起,一家人平安团圆,比什么都重要。

  何况这个世界有许多他想象不到的便利,比如自来水,比如电灯、收音机,他们家甚至还有一台十三寸的黑白电视机。他稍后了解到,这些东西在这个世界被视为家庭小康富足的象征,所以家里的条件其实不像他想的那么穷困。自然比不了钟鸣鼎食的帅府,但父母也不用再背负显赫权势和地位带来的责任和压力。父亲虽然仍是不苟言笑、很严肃的样子,但在妻儿面前也会说会笑,一天工作回来,还有闲心把儿子抱在膝头给他讲故事,陪他玩小汽车。开朗直爽的母亲在这里再不必被重重规矩束缚,随时随地摆出长公主的端庄高贵来给人瞻仰。

  最重要的是,这里没有一个心存猜忌而手握生杀的上位者盯着他们,他不用再担心忽然有一天家破人亡。

  一切都堪称完满。唯一美中不足的,大概就是他这三岁的躯壳里,装着个历尽风霜的三十岁灵魂——从前他眼神一扫,群雄俯首,千军万马听令,现在谁都能揉他脑袋捏他脸颊,他还得叫“叔叔阿姨好”。而且短胳膊短腿,手指不大听指挥,舌头也不大听指挥,一开口奶声奶气咬字不清,虽然已过了这么些天,他仍然恨不能适应。

  父母待他自然也完全是对对待幼儿的态度,母亲会一边跟他说着话一边就吧唧在他脸颊上一口,父亲下班进门就一把抱起他举高高,还喜欢拿胡茬扎他的脸。

  要知道前世——姑且称之为前世吧——他记忆中都从不曾跟双亲如此亲昵。他们这样的宗室子弟,大概从会说话会走路起就开始学习礼仪,即使在亲生父母面前也有许多规矩要守,并不会像普通人家的幼儿一样赖在大人怀里撒娇。

  所以他十分不适应,也很尴尬,但看着父母满溢疼爱的笑脸也就在心中苦笑着释然了——就当斑衣戏彩吧。前世没能尽孝,这辈子总要让他们高高兴兴的。

  另一件他不大适应的是这里的规矩,或者干脆说,没规没距。在医院里他卧病在床,还没太觉出不妥。回到家进门,母亲先张罗着给他捧来一杯温开水,直喂到嘴边,他反射性地立正躬身,双手去接,嘴里险些漏出“多谢母亲”这样的字句来;吃晚饭时一家人围坐,他十分不安地看着父母忙来忙去——虽然明知自己这个模样帮不了什么忙,可叫他坐着等父母伺候他简直如坐针毡。后来父亲盛了饭放到他面前,他又险些跳起来立正行礼……

  好在他是小孩子,吃饭时上蹿下跳也算正常,母亲拿把小勺赶过来哄他:“宝宝坐好,吃饭饭了。来妈妈喂。”

  他只好连忙从妈妈手里抢过勺子,大着舌头说:“我寄几吃。”

  

  凡此种种,都需要慢慢磨合,慢慢适应。梅长苏倒是既来之则安之,他不用再去操心什么大计大业,有大把大把的时间去探索,去学习。他有许多的疑惑,也迫切地需要到书中求解——家里有个大书架,里面杂七杂八的放了几十本书。他庆幸这个世界的文字他还能看懂。他常趁母亲忙着操持家务时从书柜上搬出书来看,第一次搬的是一本厚厚的《中国通史》,他忘了自己年小力弱,硬壳书一下子砸在脚背上,脆弱的泪腺违背他钢铁般的意志,立刻涌出两股热泉。在厨房忙碌的母亲闻声冲出来,惊叫着“小苏!没事吧?砸坏没有?”抬起他脚背查看。梅长苏羞耻得想找个洞钻,赶紧擦干眼泪嘟囔:“不疼,没事。”

  母亲捡起书抱怨:“哎呀,你拿爸爸的书干什么?砸到头怎么得了?去去,玩别的去!”

  梅长苏眼看那本他拿小板凳垫着才费力取出的书又要被放回去,只好拿出幼童的看家本领,撒娇——“要看!小苏要看!”他其实没接触过什么幼童,关于景睿豫津幼年的记忆都太遥远了,他自己当时也还是小孩子,哪里记得清楚?所以这时不自觉用上的是飞流的神情语气,一边跺脚一边起鸡皮疙瘩一边想飞流才不会这么任性。

  他一撒娇,母亲立刻无条件投降,把书放在桌上:“好好好,小苏要看,给小苏看。”看他乖乖坐着有模有样的翻书,叮嘱了几句“不要撕坏啦”“别把水弄上去”,就又回厨房去忙。

  梅长苏并不想让父母觉得儿子反常,更不想再做一次“天才”——他深知像他们这样无权无势的普通人家,太过出头露面、太过引人注目绝不是什么好事。

  等母亲回到厨房,他才迫不及待地低头细看。他熟读经史,从没在史书上看到过目前所出的这个年代,连类似的都没有,所以这一定存在于大梁之后,所以历史书上,应该有关于大梁的记载。

  这个世界一丝大梁的影子都没有,他很担心……他没天真到认为大梁会千秋万代地延续下去,他只是迫切地想知道它延续了多久,在他走后成了什么样子,景琰,有没有做到他承诺的事。

  然而令他迷惑又不安的是,他把那本通史翻了个遍,都没有找出一个名叫“萧景琰”的皇帝。他的大梁、他的年代仿佛从不曾存在过。

  他不明白,更加不甘心。怎么会没有呢?说不定是这本书里没有提及,也许别的书里有。

  他抱着这略有些自欺欺人的想法,开始愁到哪里找其他的史书。他问父亲哪里书最多,父亲回答图书馆,可他说想去图书馆看书时,父亲就哈哈大笑着抚摸他的头“好!我儿子有出息!别家的孩子要去动物园,我儿子要去图书馆!”笑完了才哄他:“图书馆不让你这么小的小朋友进去。等你再长大些爸爸就带你去。”

  回家三天,梅长苏对他所有的疑惑还是一无所获,他母亲却忽然通知他:“小苏明天要上幼儿园啦,想不想老师和小朋友们啊?”

  “幼儿园?”他只好呆滞的发问。母亲显然误解了他的意思,把他抱在怀里安抚:“小苏乖,妈妈也想在家陪你,可是妈妈要上班啊。每个小朋友都要上幼儿园的,我们小苏最懂事最勇敢了,啊。”

  “幼儿园……有很多小朋友?和我一样大?”梅长苏有极端不祥的预感,果然母亲接着说:“咦?生了场病连幼儿园都忘啦?就是有很多小朋友啊,老师带着你们做游戏,唱歌跳舞,一天很快就过了,妈妈就来接你了,嗯?”

  “能……不去吗?”梅长苏面有菜色的做最后的挣扎。他并不想和任何三岁小孩打交道,更别提一群。

  “不去谁带你啊?”母亲耐心告罄,把他往被窝里一按,“快睡觉!明天老老实实的,不许哭啊我跟你说。”

  母亲,我现在就想哭——梅长苏痛苦把自己埋进被子里。

  

  第二天一大早到了那所谓的“幼儿园”门口,梅长苏纵然已经做了一夜的心理准备,仍然被眼前一大群叽叽喳喳活猴儿似的孩子震惊了一下。孩子们叫老师、互相打招呼、追跑打闹狼奔豕突地朝幼儿园里跑,有扁着嘴一步三回头地叮嘱“妈妈/爸爸/外婆/爷爷早点来接我”的,也有扯着家长不撒手在嚎啕大哭“我不要上幼儿园”的。

  梅长苏强行忍住伸手捂耳朵的冲动,乖乖被母亲牵着送到门口,密切观察着周围哭喊的幼童,准备一旦看到谁真的被领回去不用上幼儿园了,他就要立马有样学样,也哭闹一回。

  可看着很宝贝孩子的家长却个个心如铁石,有个小胖子都哭得躺到了地上,他父亲还是把他抱起来塞给了老师。

  梅长苏心里暗叹,不知道这身处数十个毛孩子中间的一天要如何度过,目光却忽然定住了——

  他看到了萧景琰。

********************************************

苏哥哥为什么能一下子认出景琰呢?且听下回分解。

评论(55)

热度(37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