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圆(三)

我先跪好……ORZ

这篇停了快一年,对不起曾经跳进坑的各位,对不起曾经抱有期待等着更新的各位,抱歉抱歉。

如大家所见我又改了大纲……毕竟隔了一年,有点找不着北了,容我流水账两章找找感觉(捂脸)

最后感谢大家的等待。如果有新朋友没看过前文的,请点文末tag 靖苏重圆。

***************************************

     梅长苏守着萧景琰洗漱完,又把他请回客厅坐下。后者对这个世界明显充满了好奇与惊讶,却只是默默转动目光打量房里的东西。梅长苏刚刚撒下了弥天大谎,心里正不是滋味,也不知该说些什么,干脆专注地捣鼓起外卖APP来。

  下载,注册,填好地址。点进早餐这个分类,看着一排又一排的店家发起了愁——他不确定萧景琰“魂穿”之后口味会不会也变了,想征求一下他的意见,又觉得这些食物恐怕萧景琰都不知道是什么。就算是最常见的稀粥包子馒头,也和他们那时大不一样了……

  况且光卖包子的就有几十家,梅长苏感觉自己在这一瞬间患上了近年很流行的“选择焦虑症”,点进一家又一家,不是评价不好,就是馅儿不合口味——此地的包子里总爱放葱,他受不了和着肉馅儿蒸熟的葱的味道,又不爱吃甜的,想起平时吃的包子都是萧景琰比着他口味自己做的,顿时有些烦躁。

  “可是……有什么为难之事?”正襟危坐一旁的萧景琰忽然开口,梅长苏一怔抬头,才意识到自己表情可能不太好看。他放下手机勉强翘起嘴角:“没有,就是觉得要委屈陛下了——不知陛下平时在宫里早膳都用些什么?”

  萧景琰静静地看着他,忽然也笑了笑:“没想到第一次听你叫我‘陛下’,会是在这种情况下。”

  梅长苏嘴角那原本就不怎么自然的笑容僵住。时隔多年,再加上萧景琰这记忆恢复得突然,他还没来得及想起自己“前世”走之前曾向眼前的人撒过谎,许过明知无法兑现的诺言。

  萧景琰当年是不是一直等着他回去,直到等来他战死的消息?

  这个问题他刚到这个世界时常会想到,可想不出什么答案,只是徒增心烦意乱——而当时他有太多东西要学习、要适应,所以后来他就干脆不去想了。

  但现在随着千年前的萧景琰“魂穿”而来,许多本被他埋在记忆深处的东西忽然又都翻了上来。

  其中就包括对眼前人的愧疚——不管怎么情非得已、势在必行,他总是骗了他,连到死都没给他句实话。萧景琰这时如果愤怒质问,除了“抱歉”,他也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但萧景琰似乎只是随口一提,没等他回答就转了话题。

  “你知道我不挑食,”他指着梅长苏攥在手里的黑色长方块问,“那个东西里,能变出吃的来?”

  “什……”梅长苏还在想他们最后一次见面的情景,愣愣顺着他视线一看,顿时哭笑不得,“不是,这个叫手机,用它来点餐,就会有人把吃的送过来。”

  萧景琰仍旧盯着那个叫“手机”的东西,有无数疑问前仆后继地涌上来,让他都不知从何问起:“哦……所以你刚才在上面按几下,就……有吃的了?”

  梅长苏看着他充满求知欲的双眼,脑袋又开始隐隐作痛——要怎么给一个千年前的古人讲解智能手机的原理呢?

  “还没点,我不知道你现在喜欢吃什么。”梅长苏揉揉额角,想了想说,“这样吧,你先看会儿电视,我去收拾收拾房间,然后我们出去吃。”

  “电视?”萧景琰左右看看,随即惊讶地看向梅长苏,“你收拾房间?”

  梅长苏被这两个风马牛不相及的问题问懵了,并且完全不能理解萧景琰的惊讶,只好茫然地与他对视:“啊,我收拾房间。”

  萧景琰几不可闻地叹了口气,站起身来:“我帮你。”梅长苏连忙拦住:“不用不用,我来就行。”

“小殊,”萧景琰严肃地看着他,“你方才说我们在这里也是兄弟好友,并非君臣,怎能让你伺候我?”他顿了顿,环顾四周,放低了些声音:“咱们在这里……很穷对不对?”

  “……啊?”梅长苏跟不上这位古人的思路,只好继续茫然地看他。

  萧景琰抿了抿唇角。两人起身这么久了,也没个下人仆役来伺候,可见不是富贵人家。他虽不懂这屋子的格局,但方才两人睡觉的那间房还没养居殿堆柴草的房间大,由此推断这住所应该大不到哪里去。就这么一处不大的地方,还是两人合住的——置办不起宅院的穷苦人才会这样几户人家挤一个大杂院,所以他和小殊,在这个世界,大概是很穷困的吧?

  萧景琰忽然有点心疼——他从前曾经想过,若有来世,若来世还能再遇到小殊,他希望两人都生在普通人家。农夫也好,贩夫走卒也好,两人比邻而居,相互照应着,再做一世好兄弟。

  可现在发觉两人真的都成了连个仆从都用不起的平民,他又忍不住想小殊前世虽受过许多苦,但从来没挨过穷——少年时在帅府就不说了,后来江左盟也是财雄势大,他身边的人连草都舍不得他多拿一根,可现在他居然要自己收拾房间。

  “咱们从前怎么相处,今后还怎么相处。家中的杂活粗活我也该做,我不会的,请你教我。”

  萧景琰诚挚地对梅长苏说,后者又愣了两三秒,才揉着额角笑出了声:“不是……你在想什么呢?首先我俩不穷,说不上大富大贵,但也衣食无忧的好吗?其次你当然要帮着做家务,不过你这不是刚刚失忆了吗?这些东西你都不认得,又怎么会收拾?现在就别客气了,你请坐,先在电视上看看如今外头是怎么个样子,别一会儿出去一惊一乍的。”说着按着萧景琰的肩让他坐下,拿起遥控打开了电视和电视盒子。 

  萧景琰原本还想说什么,却在见到面前那个黑色长方形板子突然亮起来显出五色光影图案时呆了。

  ——这真不是仙法……?

  梅长苏随手点进了平日常用的视频站,选了个都市言情剧——不为情节,就为了街景写实。

  随便点开一集,片头主题曲被贴心的跳过了,开场是一个浓妆艳抹、一看就不是女主的姑娘踩着高跟鞋气场八米三地走向电梯。

  萧景琰看了一眼就立刻扭开脸:“小殊,别胡闹!”

  梅长苏觉得自己今天“一脸懵逼”的次数已经超过历年总合,萧景琰兀自皱着眉:“不是看外头的世界吗?为何要看这种有伤风化的东西?”  

  梅长苏愕然望向电视,怔了足有十秒钟才恍然大悟——荧幕里姑娘穿着条无袖黑色连衣裙,裙摆堪堪在膝盖上方,两条长腿露出三分之二;胸前V领处一片白皙的皮肤和若隐若现的事业线,两条白藕似的胳膊挎着个小坤包。其实按现代人的标准来说毫不出阁,但对某个千年前的古人来说视觉冲击力可能是大了些。

  梅长苏深呼吸,压住笑意,绷着脸道:“这个世界……女性、女子们都是这么穿戴的,并非有伤风化。”萧景琰瞪大眼露出“你又在逗我”的表情,梅长苏扯了扯身上的衣服:“这里的衣服和咱们那时候区别极大,总之一会儿你出去不要盯着旁人看,不要大惊小怪。”说着指了指屏幕:“就从这里适应起吧。”

  萧景琰迟疑着扭头去看屏幕,黑裙女子已经上了电梯,正做出一个鼻孔朝天的倨傲表情,看这样子不是要去撕逼就是要去捉奸。

  梅长苏放下遥控站起来:“我以为你会惊讶这方盒子里怎么有人。”

  萧景琰这才反应过来似的,呆呆地看了他一眼:“是啊……怎么装进去的……?”

  “你就当是仙法吧。”梅长苏拍拍他肩膀,转身朝房里走,“这里头演的都是假的,就像咱们那会儿戏台子上唱的戏一样,别当真啊。”

  萧景琰已然被电视吸引了全副心神,也不知听到他说话没有。

  

  进了两人卧房,梅长苏先把床铺整理好,然后环顾四周,思索还有什么需要收走的。他和萧景琰的关系只有几个极亲近的朋友知道,其他人都以为是好友合租而已。因为双方的父母时不时会来,所以两个卧室里都放了床,常年铺着床褥。梅长苏的书本、衣物和电脑都在名义上是他的卧室其实是书房的房间里,只有内裤和睡衣是常年放在萧景琰衣柜里的。但这两样东西,连他俩自己有时都分不大清楚,所以也并不担心被谁看到了会露馅。

  似乎没什么可拿的了。

  梅长苏慢慢坐在床沿上,心里不知道为什么忽然有些失落。萧景琰对两人房间的东西分得这么清楚其实是不高兴的,两人昨晚的争执就是因为萧景琰又提起过年回去顺便向父母出柜而他不同意。

  现在好了,不用争了。

  客厅电视里传来声嘶力竭地吵闹声和尖叫声,似乎还有谁扇了谁一巴掌,然后一个男人焦急地大呼“住手!”

  他的视线落在两个并排的枕头上。

  枕头也不必收,他自己床上有一个。他发了会儿呆,伸手捡起一根沾在枕套上的短发茬——这边平时是萧景琰睡的,这是他的头发。

  梅长苏叹了口气,把头发弹在地上,拉开了床头柜的抽屉,把里头的套子和润滑油拿出来。

  捧着这两样东西他又开始发呆。这两样东西本来是他们生活的必须品,萧景琰自从经历了一次大半夜跑出小区满大街找24小时营业的便利店事件后,就一贯会在家里多放一盒套子和一瓶润滑油,永远保持1+的数量。可今后……这些大概都用不着了。

  梅长苏不知道自己为什么没把这两样东西扔进垃圾桶,而是塞进了萧景琰枕头的枕套里。然后他抱起枕头,做贼似的轻轻拉开门,萧景琰背对着他,正专心致志地看着电视。画面已经成了应该是男女主角的俊男美女在夕阳下的海边拥吻。

  他放轻脚步溜出房门,向自己的房间走去。

  萧景琰忽然出声:“收拾好了?”

  梅长苏吓得险些把手里的枕头扔出去:“……好了。你稍坐一下,我去换件衣服。”

  他下意识抱紧了那个被塞得鼓鼓囊囊的枕头,加快脚步进了自己的房间。关上房门,将枕套里的东西掏出来塞到衣柜里最下方的小抽屉里锁上,又把床上那个没睡过几次的枕头扔进柜子,把萧景琰的枕头放在床上,摆正位置拍打两下,才慢慢吁出一口气来。

  总觉得……很荒唐……

  自己这谎撒的着实不高明,如果萧景琰的失忆是暂时的,如果明天他就又回忆起了这个世界的一切,那两人少不了又要大吵一场。

  可如果萧景琰的失忆不是暂时的……

  梅长苏从衣柜里拉出今天要穿的衣物,边换边努力把那一股难受和心疼压下去——就算萧景琰真的再记不起这个世界发生过的一切,他也还是萧景琰,反正有自己在,绝不会让他出什么乱子的。

  换好衣服走出去,电视上的画面已经换到了医院里,男主满身是血的躺在抢救车上,一群医护人员推着他疾奔,女主跟在旁边声嘶力竭地哭喊。

  梅长苏咳嗽一声:“你也去换衣服吧,我给你找出来放在床上。”

  萧景琰“哦”了一声站起来,可视线还黏在电视上,梅长苏问:“要不等你看完这集?”

  “集?”萧景琰扭头看他,又担忧地去看电视,“那人要死了吗?他被一个很大的、会自己跑的铁箱子撞了,飞起来好高……”

  梅长苏失笑:“假的,死不了。里头演的都是假的。”

  “可是……”萧景琰挑起眉,想说自己亲眼看着他被撞飞了,口吐鲜血,怎么会假?但想想这个这些人能被装进这么小这么薄的一块东西里演戏,那多半有别的“仙法”是自己想不到的,也就不再争辩,摇头道,“假的就好,否则你们这里唱戏这行当也忒危险了。”

  

评论(81)

热度(38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