执子之手,与子偕老

哇~一天收到两篇,可以说是非常幸福了(●´∇`●)
而且这位姑娘还是位生面孔,一想到除了常留言聊天的,也有一直默默在看的朋友就觉得很高兴。
谢谢你喜欢,不要害羞,以后多留言呀~

Sakura0325:

默默刷了两三遍《倾余生》之后甚是手痒地想写一些乱七八糟的东西


 @总有刁民想害朕 感谢大大写出这么棒的文章!


emmm我只是在胡言乱语希望大大别介意><


                                                                                                                               


其实最早也只是偶然看到《碎骨》的推荐,然后就默默被《倾余生》无限圈粉了。


算起来我应该真的是一个反射弧巨长的人,琅琊榜过了那么多年,却是直到现在才真正萌上靖苏><


大概真的是因为原著太苦,所以私心其实真的盼望这两个人的结局可以多一点点甜。太心疼这两个人的隐忍和背负的枷锁,他们经历过生离死别,经历过血雨腥风,经历过阴谋诡计,而依然保留赤子之心依然以社稷百姓为己任,他们牺牲了那么多,又为什么不能让他们只简简单单如普通人家一样圆一个相守相伴之愿?


从《碎骨》到《倾余生》,再到最后的《余生轶事》,一路看下来其实没有多少很华丽的辞藻,可却无时不刻透露温情。我有时候在想,到底要用什么样的关系来定义萧景琰和梅长苏,却始终找不到一个最合适的关系。即使他们成亲成为彼此终生唯一的伴侣,但若真只用这一层关系来定义,好像真的又显得太过轻视他们。他们的人生何其不幸,未能生在普通人家过简简单单平凡的生活,他们又何其幸运,无论是在面对千军万马的战场,还是在暗流涌动不见光明的金陵皇城,他们都是彼此最坚强的依靠。


我很喜欢《琴师》里的一句话,方才他庆幸萧景琰爱上了他,此刻他庆幸他爱上了萧景琰。萧景琰和梅长苏的相同点那么多,不同点却也数不胜数。印象中听过一句话,相似的人适合玩闹,互补的人才适合在一起。因为他们相同,所以可以携手共同开创不一样的大梁天下,而也正因为他们太过不同,心有七窍玲珑的人,或许真的大概恰恰最适合耿直勇往直前的大水牛吧。我想,世界上最幸运的事未必是你爱的人恰好也爱你,而是深爱彼此的两个人恰好是最契合的两个人。


其实有时候我大概是怨恨梅长苏的,他的心中装了太多太多的东西,多到他根本考虑不到自己。为了抗击外敌,即使可能命不久矣也要奔赴前线,为了百姓安危,即使可能有去无回也要前往瘟疫地区赈灾。而他一次次地将自己的生死置之度外的时候,萧景琰的心中又该是何等滋味?而又该是如何爱的深沉,才不得不收起自己这份可能永失所爱的恐惧,微笑着放他去做他想做的事。我自认若易位而处,我是决然做不到萧景琰这样的。所以其实比起才高八斗风光无限的麒麟才子,我更心疼那只傻傻的大水牛。明明是拥有最至高无上权利的人,却无论如何从不以权谋私,收起自己所有的心思,只一心以对方快乐为己任。这样的人,又如何不值得获得最好的?


印象中每次看都会情不自禁掉眼泪的,是萧景琰颁布法令要与男子成亲那段。这大概是萧景琰作为皇帝颁布的那么多条文中夹杂私心最重的一次吧。我们生活在21世纪,对于爱情的态度早已不似千年前封闭固守,真真无法想象,古时两个同性男子想要正大光明成家相守相伴,需要经过多少艰难险阻,更何况还是一国之君与一朝重臣。坐的位置越高,其实不可为之事越多。我相信古时尤其是帝王,无论生前身后名都是很重要的,但萧景琰可以为了梅长苏甚至甘愿冒着背上骂名的风险,只为给他正名。多么愚蠢,却多么感动。


这是一个多么美好的大梁,这是一个多么美好的有萧景琰和梅长苏的大梁。


执子之手,与子偕老。


而我不过愿意倾尽余生去爱你,与你相伴。


而我相信你亦然。

评论(6)

热度(60)

  1. Mandy总有刁民想害朕 转载了此文字
    留着眼泪看完长评,真的说到我心坎里的长评,那句最爱的人也是最契合的人,写的真好。 虽然已经爱了靖苏三...